第1435章 围攻南京城 三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亚洲色图> 第1435章 围攻南京城 三

第1435章 围攻南京城 三 -
投石机对射除了要求精准度高,还需要强大的防御力。
  在最远的攻击距离上,石弹是最大的威胁,五级战力者可以轻松拦截石弹,四级战力后期的武士和骑士也能拦下石弹。
  地方军的四级后期和五级战力者不多,保护投石机的力量自然比不过精锐军团,所以说南大营的打法欺负人。
  地方军硬要找十个八个五级战力者保护投石机没问题,可人不是铁打的,一天打下来要轮换几次。
  以十架投石机为例,一批需要十个五级战力者,高强度的战事中每天需要五批次,直接算就是需要五十个。
  南城指挥手底下倒是能凑出五十个,但不能全部安排去保护投石机,别的岗位上也需要高阶战力者。
  相比之下王稠和麻据手底人才济济,除了五级战力者还有弓箭手保护,防止魔法师的攻击。南京城内有魔法师助战,攻城部队暂时只能靠弓箭兵和弩兵掩护。
  少典泰因此苦不堪言。
  十军团进入安阳郡后,就是靠魔法师的优势避开敌军的埋伏,大范围转移后,也是靠魔法师阻拦敌军的追踪。
  哪知最近他们被魔法师盯上了,而且他们的魔法师数量竟然比不上敌人,这种转变令他们一时间难以适应。
  得知南京城被围攻,少典泰一咬牙,下令部队集中起来,朝南京城逼近。
  董霸预判出十军团的前进路线,联合74、75师团摆出阻击阵势,从南部各郡赶来的魔法师充实了他们的力量。
  丁馗期盼的阻击战并没有发生,十军团调转方向撤了,少典泰没有选择硬碰。说实话十军团不是没有机会获胜,只是打赢了也会损失惨重,接下来想威胁围困南京城的敌人就力不从心了。
  镇京城同样知道南京城被困,子毗为此指责宗室府,“你们为什么不派大师级高手去帮南京城解围?”
  “少典曦郡王身边有人保护,但是六级战力者不得参与南沼州内的战事,这是公孙家与逆贼的约定。”少典璜如是解释。
  “如您所言,那是公孙家与逆贼的约定,与朝廷何干?难道我们不应该保护好属于王国的州城吗?”子毗振振有词。
  “不行!”少典时发话了。
  在场的重臣们都没有想到,反对政务院首席的居然是摄政亲王,少典时一向对子毗言听计从,此时却坚定地反对。
  “公孙家与逆贼达成约定时,我们并没有反对,等同于我们接受了该约定。自那时起逆贼便没有派六级战力者上战场,他们自觉地严格地遵守了这个约定。
  现在我们不能打破该约定!那是不讲信义的行为,有违骑士的信念,作为骑士总会的会长,我不能接受。”少典时可能不是一个合格的摄政亲王但肯定是合格的骑士会长。
  “老臣也反对。”少典彰出班表态,“丁馗和谭商就在南京城外,如果他俩出手南京城难以保存。
  逆贼阵营里尚有多名大师级高手,朝廷想与之对抗需从罴王州前线调人回来,最后还未必能保住南京城。”
  “此事不要再议!谈谈罴王州前线,尽早平定少典雍的叛乱,南沼州的逆贼便翻不起大浪……”
  少典时强行终止南京城方面的话题,把注意力放到西面叛王的身上。
  然而南京城的战斗一经打响就停不下来了。
  带有刺激性的黑烟飘上墙头,熏得人睁不开眼,就算有魔法师出手驱散,也只能维持短暂的无烟状态,而下方的烟火在短时间内灭不了。
  “投石机暂停攻击,城上守卫尽量伏低身体,用湿布掩口鼻。”韦仕文流着眼泪死盯城下,担心敌军步兵趁机攀爬城墙。
  寒如刃没那么心急,继续指挥部下垒砌土坡,
  “什么?鸟粪用完了用马粪,你怎么那么笨!”她真想一脚踹死龙双,“别用布袋装啦,用筐装起来,选大力的甩到火堆里。”
  黑烟挡住了守军的视线,进攻方也看不到城上的情况,寒如刃只需争取时间完成“炮台”,马粪加干草卷可以撑到半夜。
  没错,丁馗的部队要连夜攻城了,不止站风口的一面,四面均如此。
  北面攻城部队推出十架井阑,下午刚由113师团运过来的。习秀将北大营所有的弩兵集中起来,平均分配到井阑上,推到临时堆起来的土坡上,正好可以平射城墙上的守军。
  城上的投石机在开始时砸中几架井阑,但没有造成太大损伤,等井阑上的强弩开火,天上落下的石弹立马变得稀疏,守军出现死伤。
  东面城墙稍微好点,攻城部队派出铁兽,十头铁兽沿着坡度不大的路线推近,掩护后方的弓箭兵部队进入射程。
  弓箭比弩箭好防,盾牌手只顾头顶就行,他们可以掩护投石机继续攻击,石弹会变少但不想北城那样,一下减少大半。
  天黑下来,城墙上的投石机找不到目标了,只得降低攻击频率,不时换上点燃的油罐,按估摸的方向射出去,看看那边有没有敌人。
  南城楼依然是最惨的,城下投石机阵地后头突然多出三队人马,当三支巨大的火箭射到城楼上爆开时,南城指挥明白了,那三队人马当中是弩炮。
  守军在投石机对砸中已经处于下风,现在还遭到弩炮攻击,真是雪上加霜。
  弩炮比投石机的威胁大许多。
  别看投石机可以射出火罐,但那弹道清晰可见,火罐在空中飞行的时间长,容易预判落点,守军在魔法师的帮助下可以拦下来。
  弩炮的爆裂箭则完全不同,因为它是直射的,速度非常快,且在击中目标前不会发光,晚上根本看不清,魔法师都拦不住。
  指挥弩炮的军官明显很有经验,专挑城楼上容易着火的地方射,几轮射击就点燃了城楼。
  不过守军的数量足够多,很快就能将点燃的火头扑灭。
  “报告麻将军,州城的城楼很宽敞,里面可以容纳许多士兵,弩炮只能射中城楼表面,想彻底点燃城楼需要时间。”弩炮指挥官跑来禀报。
  “行,不用心急,先给我射掉箭楼,然后把带吊斗的旗杆射掉,城楼可以慢慢来。”
  麻据嘴巴上说不急其实心里挺急的,四座大营只有南大营配备了弩炮,唯一能在守军的射程外攻击的武器,可以说受到重点关照,如果他们的攻击进度落后其它几面可就丢人了。
  “重甲和精甲步兵上,一定要掩护好工兵队。”他连夜派上主力部队。
  敌军在第二个晚上就开始连夜攻城,韦仕文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投石机受到视野限制,弓箭兵紧急登上城墙,一排火箭射出,划出两百步的警戒线,然后投石机射出油罐,照亮这片区域。两百步外只能先放放,偶尔盲射几块石弹摸奖,能不能杀伤和阻止敌人完全靠运气。
  丁馗没有停止巡营,一直在四座大营绕圈,查看四面的攻击进度,与四营主将讨论攻城战术,看看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放心吧,丁大人,明天一定能突破外围区域,先登南京城的肯定是80师团。”乔蒙拍着胸脯保证。
  “这话不太对吧,我们也有功劳啊。”习秀自然不满。
  “噢,对对对,先登之功属于北大营。”乔蒙发现自己一时忘形把友军给落下了。
  “不要都想着先登,攻下南京城固然重要,减少损失也很重要,朝廷与镇京城的战斗尚未结束,以后需要依仗你们的地方还有很多。我可不希望看到,拿下南京城后第八军团元气大伤。”丁馗的头脑清醒着。
  守军有挫折但没多少伤亡,士气还在,每一面城墙上仍有超过两万人马,相等兵力一天就攻下来不太现实。
  “大人也不用高看守军,那些地方军的战斗力有限,空有防御利器不会用,除了魔法师有点威胁,守军不太可能对我军造成伤害。”习秀跟乔蒙一样有信心。
  “嗯,主要威胁还是十军团,北大营可能是他们的主攻方向,要小心他们狗急跳墙。”丁馗的心病还没解除。
  十军团绕过董霸的阻击阵地,利用夜幕脱离魔法师的监视,如今去向不明。
  “他们要敢来最好,欺负地方军没意思,要打就打那些伪精锐军团,让大家看看清楚,我们才是真正的精锐军团!”乔蒙从来没把王国另外两个精锐军团放在眼里。
  这也是第八军团所有人的通病,正如第九、十军团看不起他们一样,少典国三个精锐军团素来互相看不起。
  “嗯,魔法师方面你们无需担心,明天,最迟下午,你们的魔法师就能回来。”
  如果能让丁馗选,他同样会选先打掉十军团再攻城,没有后顾之忧的战斗才能放开手脚。
  “寒如刃,回去休息!”丁馗一把扯掉寒如刃肩上的泥袋。
  “啊!主公,您什么时候来的?”寒如刃的胸脯起伏不定,“属下再背几袋上去。”她伸手想抢回泥袋。
  丁馗单掌拨开那双满是泥的手,喊道:“龙双,滚过来!把你家将军架回营,今晚你就守在她营帐外,天亮之前不许她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