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春雨亂雨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另类小说>風雨春雨亂雨

風雨春雨亂雨 -

<br>(一) <br><br><br><br>? ? 傾盆大雨成片地落下使得視線幾乎無法看清窗外。李世雄努力透過他淩志吉普的窗子看著外面。 <br><br><br><br>? ? 他的姨媽,巫映月,坐在另一張凹背椅上通過那令人窒息的豪雨凝視著外面的世界。<br><br> 每隔一會,巫映月就轉身盯著車後窗方向看幾秒,然後再轉身看著前面。 <br><br><br><br>? ? 「我希望他們一切都好。」她喃喃而語著。 <br><br><br><br>? ? 「哦,他們會沒事的。」李世雄告訴她,同時心?希望自己是對的。 <br><br><br><br>? ? 李世雄一家正開車趕往他們在山中的渡假屋去渡一個假期。 <br><br><br><br>? ? 李世雄的父親、巫映芳,巫映月的妹妹、還有李擎雄的女兒世雪在他們身後某處的第二輛車內。 <br><br><br><br>? ? 他們開了兩輛車因為李擎雄必須在週二就趕回去。李世雄,巫映月,李擎雄和世雪則計畫在下週五再離開。 <br><br><br><br>? ? 當那天上午早些時候他們出發的時候,天空已經開始飄灑著雨點,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後雨勢變得越來越大,整個上午不斷加強的大雨使得旅途變成了某種折磨。 <br><br><br><br>? ? 大概中午12點他們兩部車在休息站稍作停留,加了油並用了午餐。 <br><br><br><br>? ? 在停留的時候,巫映芳說服巫映月將小世雪和她一起留在後一輛車中,反正離目的地也只有大約一個小時的車程了。雖然世雪現在只有一個月大,他們並不認為孩子和姨媽分開一個小時會有什麼大不了。 <br><br><br><br>? ? 急著希望能早點到達目的地,李世雄和巫映月比李擎雄和其他人提早出發了,兩批人分開後,就再沒見過後面的人和車頭燈。 <br><br><br><br>? ? 低頭看了看表,李世雄發現從他們上次停車到現在已經有一個小時了。 <br><br><br><br>? ? 「我想我看見拐彎處了。」他說道,同時放慢了車速。 <br><br><br><br>? ? 「就是這了。」 <br><br><br><br>? ? 巫映月確認道,這時李世雄正將車從高速公路轉到這條狹窄的黑色覆面的小路上來。 <br><br><br><br>? ? 「一定要將車保持在路面上。」 他姨媽看著他將車小心地轉到小路上,同時告誡他道。??<br><br>? ???「如果我們困在這?,可就別想從這爛泥漿?拔出來。」 <br><br><br><br>? ? 「你說得對。」他擔憂地暗自笑道。 <br><br><br><br>? ? 車子慢慢地爬行前進著,直至到達一座搖搖晃晃的橋前。 <br><br><br><br>? ? 停下車,李世雄走出車外,緩慢地走到橋前望下看。本來通常是安靜緩和的小溪現在變成了一條咆哮著渾水的泥河。凝視著下面河流的漩渦,他注意到浪花正衝擊著那本就不牢固的橋基。它們看起來實在很脆弱,但是似乎能夠承受河流的衝擊。 <br><br><br><br>? ? 「你認為如何?」 <br><br><br><br>? ? 「什麼?」他跳了起來,不知道姨媽已經來到自己的身邊。 <br><br><br><br>? ? 他十分專心地注視著下面奔騰的河流,根本就沒意識到姨媽已經走出車外並來到了身邊。 <br><br><br><br>? ? 「你認為我們能過得去嗎?」 <br><br><br><br>? ? 「嗯,我想可以吧。」他嘀咕著。「你認為呢?」 <br><br><br><br>? ? 「我看應該可以吧。」她邊說邊向橋上面走前了幾英尺,還嘗試著上下跳了跳。「它應該夠堅固了吧。」 <br><br><br><br>? ? 「好吧,讓我們來試試吧。」他大聲地叫喊著以便蓋過河流的雜訊。 <br><br><br><br>? ? 「上帝啊,我全身都濕透了。」當他們回到車內,他姨媽疲倦地笑道。「我等不及地想快點到渡假屋,然後生上一堆火。」 <br><br><br><br>? ? 「好吧,這就走。」李世雄說著,將車掛上檔,然後小心翼翼地朝橋上開去。 <br><br><br><br>? ? 當他們一寸寸向前爬行時,那橋看來還能支持住。橋至少有五十英尺長,但卻花了他們兩三分鐘才躡手躡腳地過了全長的四分之三。 <br><br><br><br>? ? 然而,就在一瞬間,沒有任何警示,他們感覺到身下的橋開始不停地顫抖、搖擺並移動著。 <br><br><br><br>? ? 「哦,上帝啊!」巫映月尖叫著。「這橋要斷啦。」 <br><br><br><br>? ? 當李世雄第一次感到那令人暈眩的傾斜時,他迅速將油門猛地壓到最底。有那麼長長的可怕瞬間,車和橋好像都要衝到下麵奔騰的河流中去了。但就在最後,車胎終於搶先到達對岸。 <br><br><br><br>? ? 當車怒吼著衝向對岸時,他們倆都無法說話。然後,就在前胎剛剛碰到堅硬的實地,他們感到車尾部蹣跚地向側邊滑去。 <br><br><br><br>? ? 時間似乎停止了。他們摒住呼吸,祈禱著直至車最終過了那座橋。 <br><br><br><br>? ? 當車後胎剛剛離開橋身,橋身立刻就向身後的河流掉了下去。 <br><br><br><br>? ? 幸運女神與他們同在! <br><br><br><br>? ? 李世雄極力地踩下剎車,避免使車滑出路面落入路旁的泥漿中。當車被慣性拖出幾英尺後,最終在離開路邊僅幾英吋的地方停了下來。 <br><br><br><br>? ? 李世雄坐著一動不動,雙手緊緊地攥住方向盤好一會兒。最後,他轉過頭看著自己的姨媽。她盯著那落在車前引擎蓋上的瓢潑大雨,臉色就像床單一樣蒼白。最後,她轉身看著甥兒,虛弱地笑了。 <br><br><br><br>? ? 「我的上帝啊,那可真是太險了。」姨媽心有餘悸地歎息道。 <br><br><br><br>? ? 「你說得太對了。」甥兒答道。 <br><br><br><br>? ? 又過了幾分鐘,他的雙手才停止顫抖地那麼厲害使他可以打開車門了。推開門,他再次出來站在這傾盆大雨中。關上車門,他發現姨媽跨出車來站在車的另一邊。 <br><br><br><br>? ? 他們倆回頭看著那一刻前小橋所處的地方,現在那?除了偶爾在冰冷河流漩渦中露出幾片破碎的木樁外,空無一物。扭曲破裂的橋基是那?曾經存在過一座橋的唯一證據。 <br><br><br><br>? ? 「只要慢五秒鐘,我們現在就已經葬身河底了。」他呻吟著,感覺自己的雙腿都快要承受不住了。<br><br> 「上帝啊,真是太險了。」 當他們向下凝視著那黑暗泥濘的河水流過身邊時,兩人保持著沈默。??<br><br> <br><br>? ? 「哦,李擎雄和世雪他們來了。」姨媽脫口而出。 <br><br><br><br>? ? 「去拿你的手提電話,打給他們,快啊!」李世雄大叫著,一邊開始瘋狂地揮舞著雙手,試圖在他們直接將車衝進河流前阻止他們。 <br><br><br><br>? ? 巫映月轉身冒雨衝向吉普車,猛地拉開車門,她撲進車內。她扯開皮包,將手擠進包內拿出了電話。快速地摁完鍵,她將電話放在耳邊。 <br><br><br><br>? ? 「快點,快點,接聽啊!」她嘀咕著,眼睛注視著那輛車緩慢的抵達河的對岸。 <br><br><br><br>? ? 「你好,我是巫映芳。」最終聽到她妹妹的聲音。 <br><br><br><br>? ? 「哦,感謝上帝你終於接聽了,那橋已經斷了。」 <br><br><br><br>? ? 「好的,我們知道了,我們看見李世雄在揮手所以就放慢速度了。」 <br><br><br><br>? ? 當李世雄疲倦地跋涉回到自己的車內,姨甥都保持著沈默。 <br><br><br><br>? ? 「好吧,現在該如何辦?」他一邊問,一邊坐進駕駛座中。 <br><br><br><br>? ? 「我不知道。」她喃喃低聲道,低頭思考著該如何辦。 <br><br><br><br>? ? 事情很明顯,李擎雄、巫映芳和世雪無法在短時間內過河。 <br><br><br><br>? ? 他們可以調頭回休息站,在那?過夜。儘管巫映月還在給世雪餵奶,但是她事先準備了足夠的調製品,因此就目前而言不存在什麼問題。 <br><br><br><br>? ? 但是橋斷了而且還在下雨,她不知道她和孩子要分開多長時間。她和李世雄攜帶著全部的食物,所以他們可以繼續出發去渡假屋,並待在那兒,直到有人想出一個辦法使他們能回過河去。 <br><br><br><br>? ? 巫映芳和李擎雄把他們的想法討論了幾分鐘。因為已經是下午一點了,所以李擎雄同意他自己、巫映芳和世雪三個調頭回休息站並在那?過夜。 <br><br><br><br>? ? 李擎雄將和警長聯繫,讓他知道他們現在被困的狀況,他將和警長商量看有什麼辦法,然後再和巫映月聯繫。 <br><br><br><br>? ? 合上電話,巫映月向李世雄解釋了他們的決定。 <br><br><br><br>? ? 李世雄看著觀後鏡,同意他們的決定。他們倆不安地看著李擎雄緩緩小心地向後離開了河對岸。好像過了整整幾個小時,但最後他父親把車倒上了高速公路,並消失在雨中。 <br><br><br><br>? ? 「好吧,孤獨的騎兵,我想現在我們只能靠自己了。」巫映月緊張地笑了笑道。 <br><br><br><br>? ? 「我也是這麼想的,那好吧,銅頭。」他回答道,慢慢地踩下離合器,掛上檔。 <br><br><br><br>? ? 最後他們終於到了渡假屋前,兩人坐著,看著大雨劈劈啪啪地打在引擎蓋上。到渡假屋的路途好像花了好幾個小時,因為李世雄的車速沒有超過每小時五哩。 <br><br><br><br>? ? 當他們注視著窗外的傾盆大雨,發現雨好像並沒有變小,反而越來越大了。 <br><br><br><br>? ? 「你知道一個立方體有多長嗎?」他無聊地笑著問道。 <br><br><br><br>? ? 「不,但是如果情況持續像現在這樣,我們可能就要開始學了。」他姨媽回答道。 <br><br><br><br>? ? 「嗯,我肯定不想開始去象獵人一樣去尋找一對對的動物。」他笑道。 <br><br><br><br>? ? 「我不確定。」她也笑道。「但是我卻有一對東西開始隱隱作痛了。」 <br><br><br><br>? ? 「什麼?」他臉紅著,不敢相信他聽到的。 <br><br><br><br>? ? 「哦,別那麼一本正經。」姨媽和藹地批評著他。 <br><br><br><br>? ? 「從我上次給世雪餵奶已經有快五個小時了,現在我的乳房開始有滿溢和疼痛的感覺了。」 <br><br><br><br>? ? 「姨媽!」他氣急敗壞地說,臉變得通紅。「你讓我很尷尬。」 <br><br><br><br>? ? 「好吧,『一本正經』先生。」她笑著,打開門︰「那我們先把東西卸下來吧。」 <br><br><br><br>? ? 李世雄跨出車外,走入雨中,感謝那?可以遮掩他那漲得通紅的臉。 <br><br><br><br>? ? 他無法相信他姨媽說了前面說的話。畢竟,那是他姨媽,他沒有想到姨媽會在談話中給出那樣的話題。 <br><br><br><br>? ? 停一下,等會兒,他站在瓢潑大雨中想著他姨媽的乳房。 <br><br><br><br>? ? 想到那對乳房,碩大而腫脹的,飽含著乳汁,這一切就像給自己的大腦神經的興奮中樞開啟了道門。顫抖著,他擡起頭,讓大雨的冰冷寒意濺灑在自己的臉上,希望能洗去心中齷齪的想法。 <br><br><br><br>? ? 最後,他忽然發現姨媽不耐煩地站在車尾後。他不好意思地繞過車身,打開車的後廂蓋。兩人都拿了儘量多的行李,然後一起衝向渡假屋。他姨媽負責開門,而他則將行李放在走廊上,然後又向車衝去。 <br><br><br><br>? ? 第一批行李後,他就讓姨媽待在渡假屋?,而他則就在渡假屋和車之間來回跑著卸車。他一共花了將近三十分鐘才將他們攜帶的所有行李搬運完畢,但這至少使他的腦子從姨媽剛才所說的話?冷靜下來了。 <br><br><br><br>? ? 當李世雄卸車時,巫映月則將行李分門別類。當最後一趟運送完畢後進到屋內,他關上身後的門,將那包東西放在桌上。 <br><br><br><br>? ? 「這兒,這是你的箱子。」 <br><br><br><br>? ? 姨媽說著將他的包遞給他,「你先快點換身幹衣服,免得著涼。然後你來生火,我再去換衣服。」 <br><br><br><br>? ? 他踢脫下那滿是泥濘的鞋子,拖著沈重的步伐走向渡假屋?唯一的浴室。關上浴室門,他迅速地脫光身上的濕衣服,擦幹身上的雨水。他渾身上下都被徹底淋濕了,就像剛洗完了個冰水澡一樣。 <br><br><br><br>? ? 注視著鏡子中赤裸的自己,他的思維情不自禁又回到了姨媽的身上。他不禁想著姨媽赤裸的身體會是什麼樣子。 <br><br><br><br>? ? 混雜著羞愧的心情,他控制自己不讓自己的陰莖充血膨脹起來。對自己有這樣骯髒的想法很是憤怒,他擦幹了頭髮,然後套上條寬鬆的短褲,加上條汗衫。 <br><br><br><br>? ? 嗯,有趣的穿著組合,他想著,不過等火生起來後,他知道渡假屋?會變得有多溫暖。 <br><br><br><br>? ? 渡假屋其實只有四個房間,包括兩個臥室、一個浴室以及一個綜合著廚房和起居室功能的客廳。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那個巨大的壁爐用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就能使整個渡假屋徹底地變暖起來。 <br><br><br><br>? ? 走出浴室,發現姨媽正等著他結束已經有點不耐煩了。 <br><br><br><br>? ? 「你可算結束了。」她加重語氣道,並大步走向浴室,「我還以為你死在那兒了呢。」 <br><br><br><br>? ? 「你看起來就像個落湯雞。」他大笑著,當她走過他身邊,整頭的秀髮濕漉漉地貼在頭上。 <br><br><br><br>? ? 儘管由於在大雨中奔波了大半天,渾身上下變得濕透而且泥濘,但是她看起來仍然非常動人。 <br><br><br><br>? ? 動人,這個詞好像就是為她而設的。他一邊開始著手生火,一邊想著。 <br><br><br><br>? ? 是的,她很漂亮,但不是那種令人瘋狂的美麗。 <br><br><br><br>? ? 動人,對,那就是她,而且是非常動人。 <br><br><br><br>? ? 還有她的身材,當思緒一想到這個,他又不禁感到一陣羞愧。 <br><br><br><br>? ? 就她的年齡而言,她的身體簡直是棒極了。 <br><br><br><br>? ? 在夏天當她穿著泳衣懶洋洋地躺在泳池邊的躺椅上,他曾經有過很多機會窺視她的身體。但那是在她懷世雪之前的事了。 <br><br><br><br>? ? 在世雪出生後,他實際上還沒有見到姨媽那穿著泳衣的身體,所以他的確不知道她現在的身材到底如何。 <br><br><br><br>? ? 一轉念,他又對自己對姨媽有這樣的想法自責不已,還是繼續著手生火。 <br><br><br><br>? ? 當他正努力生火時,他可以聽到浴室內的流水聲。這使他的思緒飄回到想著她的裸體,他思考著如果悄悄走過去,透過鑰匙孔就能偷看到姨媽的玉體。 <br><br><br><br>? ? 不!怎麼能有這樣的想法,他收回思緒回去繼續生火。 <br><br><br><br>? ? 感謝上帝,他和父親在上次來渡假屋時在屋?儲存了一周的木材。如果當時他們沒有那麼做,他就沒法生起這堆火來了。 <br><br><br><br>? ? 隨著他的努力,微弱的火苗開始逐漸舔上壁爐?的木頭了,並且火勢很快蔓延開來。 <br><br><br><br>? ? 蹲坐在火前,隨意地撥動著壁爐中的木條,他又開始回想他的姨媽了。 <br><br><br><br>? ? 在學校他聽其他男孩談論過孕婦及帶著嬰兒的女人。他們說她們的乳房都十分巨大而且充滿了乳汁,他們甚至還說如果哺乳的女人,如果孩子沒有來吸她們的乳頭,乳房會非常疼痛同時還會發生其他問題。 <br><br><br><br>? ? 其實李世雄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姨媽會變成那樣,直到某天他看見姨媽給世雪餵奶的樣子。之後他對其他男孩討論女人那方面就會很不自在。 <br><br><br><br>? ? 但儘管如此,他發現自己還是非常想再偷看一次姨媽的乳房。原來他曾經偷看過一次,但那次把他給嚇了一跳。他沒想到那對玉乳會有那麼大的尺寸而且居然還那麼潔白無瑕。 <br><br><br><br>? ? 一邊對自己想著這些感到羞愧,但一邊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老二已經開始勃起了。他迅速筆直地站了起來。 <br><br><br><br>? ? 正當他將手穿過短褲邊緣伸進去,想把那已經開始勃起的老二放好些時,他姨媽這時走出了浴室。她穿著件柔軟的粉紅色浴袍,拿著條大白毛巾試圖擦幹自己的濕髮。 <br><br><br><br>? ? 兩人忽然一下都停住了,就這樣對望著,彼此都覺得很尷尬。然後,李世雄調轉背去,用力將自己那腫脹的大老二推到一個比較舒適的位置上。 <br><br><br><br>? ? 「你沒事吧?」他姨媽一邊雙手用毛巾繼續擦著頭髮,一邊慢慢地踱向李世雄問道。 <br><br><br><br>? ? 「嗯,是的,噢,當然沒事。」他嘴?嘀咕著,回望了姨媽一眼。 <br><br><br><br>? ? 當姨媽赤著雙腳穿過客廳向他走來,他的雙眼一刻都無法離開姨媽胸前那對高聳的巨乳。這時在他看來,他那貪婪的目光幾乎可以穿透那件柔軟的棉織浴袍直接面對那對碩大的奶子。 <br><br><br><br>? ? 「你確定你真的沒問題嗎?」似乎仍有疑問,姨媽笑著問道,「你的臉就像被燒紅了的鋼鐵一樣。」 <br><br><br><br>? ? 「是的,嗯,我想可能是因為生火的關係吧。」他還是嘟噥地說道,「我離那兒太近了。」 <br><br><br><br>? ? 「噢。」她繼續上前站在甥兒的身邊,把手?的毛巾扔在地上。 <br><br><br><br>? ? 她站在他身邊專心地烤火取暖,什麼都沒說。而這時李世雄仍然心有餘悸,就那麼忐忑不安地就站著。 <br><br><br><br>? ? 但他還是忍不住側過臉去偷偷瞥看著姨媽那對躲在浴袍?的豐碩巨乳。<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