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美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另类小说>人、性、美

人、性、美 -

<br>小時候隨父母下放到了農村,雖然說這是個偏僻落後的地方,可必然是一個<br><br> 新鮮的世界,一切都讓我感到驚奇。就說住的吧,我們初來乍到,根本就沒有房<br><br> 子,一戶農民收留了我們。他家有三間房子,中間開門,他們家住東屋,讓我們<br><br> 家住西屋,東西屋的兩個門是對著的,如果他們家不關?屋門,我就能看到屋子<br><br> ?的一切。<br><br> <br><br>最讓我高興的是他們家有三個女孩子,而且長的都很漂亮,有兩個比我大,<br><br> 一個比我小。在我的印象中,農村的孩子應該是蓬頭垢面,破衣藍衫,黑黑的皮<br><br> 膚,黃黃的牙齒,臉上還會有很多雀斑。但這個農民的家庭卻是例外,大人孩子<br><br> 都很漂亮。<br><br> <br><br>以前和那些平庸的小女孩玩耍我是很隨便的,可不知是怎麽回事,看到這三<br><br> 個漂亮的農村女孩,我就不敢往前湊了。心?喜歡,非常想和她們在一起,可一<br><br> 看到她們就緊張,就心跳,總是躲著她們,偷偷的看著她們,要不是那個大姐主<br><br> 動叫我過去玩,我還真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和她們混熟。<br><br> <br><br>玩過幾次之後,我就很隨便了,有空就往他們屋子?鑽,和她們打撲克,玩<br><br> 口袋。因爲她們家沒有男孩,我自然也就非常受歡迎。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們兩<br><br> 家都是地主成分。在當時的階級社會?,地主出身的孩子是受歧視的,那些貧下<br><br> 中農的孩子經常罵我們是地主崽子、臭地主,大地主,我們這幼小的心靈是承受<br><br> 不了的,所以我們兩家的孩子從不出去和村?的孩子玩。自從我家搬來後,我很<br><br> 快就融入了她們姐三個之間,她們也經常誇我長的漂亮,說我很討人喜歡。大姐<br><br> 經常把我抱起來親幾口,小妹也說喜歡和我在一起玩,如果我一天不過去,小妹<br><br> 就吵著找我這個哥哥。有時候趕上她們家吃飯,就讓我上桌子吃,有時候晚上玩<br><br> 困了就直接睡在了他們家?。<br><br> <br><br>農村睡覺很有意思,不論男女老少,全家五、六口人都一個挨一個的擠在一<br><br> 鋪大炕上。他們給我安排了一個固定的位置,也就是在“炕稍”。在農村靠近廚<br><br> 房的那一邊叫“坑頭”,遠離廚房的一邊叫“炕稍”。炕頭總是給大人睡的,因<br><br> 爲大人在生産隊勞動一天非常疲勞,總是要睡熱炕頭的,說是能解乏。大人身邊<br><br> 挨著的是最小的孩子,便于晚上照顧,然後逐漸是二姐和大姐。既然人家已經形<br><br> 成了一種固定的格局,我總不能睡在中間。大姐說:“你就挨著我睡吧,晚上有<br><br> 我來照顧你。”<br><br> <br><br>農村家庭,晚上睡覺時,拉屎撒尿是很有意思的。如果是大便,就穿上衣服<br><br> 到屋外房山頭去,但晚上大便的人很少,除非是壞了肚子。要是小便,不論是男<br><br> 女都在屋子?,地中間放一個尿罐子,撒尿的人也不用穿衣服,隻穿著背心褲衩,<br><br> 下地後脫下褲衩,把屁股露出來,坐在尿罐子上就尿,尿完了再回到炕上繼續睡<br><br> 覺。<br><br> <br><br>男人尿尿是不用坐下的,也就是站在尿罐子旁邊,從褲衩下邊把那個尿尿的<br><br> 家夥掏出來,用手捏著,對準了尿管子就尿,那水流總會劃出一條弧線。<br><br> <br><br>那家的男人尿尿很有力氣,能把個尿罐子沖擊出聲音來,感覺那水流是很集<br><br> 中的,每當他下地尿尿的時候,那個女人總是很習慣的叨咕這一句話:“你加點<br><br> 小心,別呲一地,那麽大個人一點也不準成。”<br><br> <br><br>那個女人尿尿的聲音很散,就像潑水一樣,往下一蹲,嘩地一聲就完了。她<br><br> 有個習慣的動作,每次尿完了尿的時候都要把陰毛在尿罐子的邊沿上前後蹭幾下,<br><br> 因爲她的陰毛很多很長,每次尿完了尿總要挂很多的水珠。<br><br> <br><br>大姐尿尿的時候很莊重,她經常是很迅速的把短褲一脫,立刻就坐到尿罐子<br><br> 上,身體筆直,瞪著一雙黑黑的大眼睛注視著前方,像是在思考問題,尿完了刷<br><br> 的一下就把短褲提上了,讓你什麽也看不到,隻能是偶爾看到她那圓圓的雪白的<br><br> 屁股。她的屁股確實很好看,非常的豐滿,但露出的時候總是在一瞬間,就像一<br><br> 輪新月,剛一露出來,馬上就被烏雲蓋住了。<br><br> <br><br>二姐好像是很懶,她尿尿的時候總是懶洋洋的,脫褲子也是慢吞吞的,坐在<br><br> 尿罐子上的時候總是把身子伏貼在膝蓋上,手還不停的在地上劃拉著,尿完了提<br><br> 褲子的時候也是慢吞吞的,那白白的大屁股會停留在外邊好長時間,前邊尿尿的<br><br> 地方也是老半天的露在外邊,她那個地方是粉紅色的,當時還沒有陰毛。<br><br> <br><br>小妹妹晚上總是光著屁股睡覺,尿尿時候也是光著的。不過她尿尿很有意思,<br><br> 必須用大人來“把尿”。什麽是“把尿”?其實就是讓大人抱著尿,她自己擺出<br><br> 一個蹲著的姿勢,由大人抱著,讓她的尿道口對準尿罐子的開口,然後讓她往?<br><br> 尿。每次尿完了,都有很多剩餘的水珠順著那粉紅色的陰部流到屁股上。<br><br> <br><br>開始的那些日子,我對眼前的一切都是不在意的,她們也都不回避我。大姐<br><br> 經常在房山頭撒尿,總是對我說:“你站在那別走,給我看這點,別讓別人過來”。<br><br> <br><br>然後她就解開褲帶把屁股露出來,蹲下就尿,我是經常看到她那白白的屁股<br><br> 和那下邊的時隱時現的黑毛,有時還感覺奇怪,爲什麽人的臉和屁股不一樣顔色<br><br> 呢,就說大姐吧,她的臉是黑紅的,那屁股爲什麽那麽白呢?<br><br> <br><br>不知又過了多少年,我逐漸的對眼前的一切産生了一種奇特的感覺,如果說<br><br> 以前是不在意的,那麽現在就成了渴望了,非常想看她們姐三個的乳房,屁股,<br><br> 和陰部。哪怕能看看肚皮也好。即使那些部位不露出來,我也知道是都藏在那個<br><br> 位置,都是什麽樣的,而且是總想主動的去看了。<br><br> <br><br>記得又是一次在她們家?睡覺,晚上我尿尿的時候,故意把尿罐子換了一個<br><br> 位置,然後就上炕裝睡。巧得很,她們姐幾個都想尿尿,最後說輪班,由大到小。<br><br> <br><br>這時候小妹也已經長大了,不用大人“把尿”了,也不再光屁股了。<br><br> <br><br>先是大姐下了地,她習慣的用腳踢了幾下,沒有碰到尿罐子,就說:“怎麽<br><br> 搞的,尿罐子哪去了呢?”小妹說:“你把燈打著不就看到了。”我聽了她的話,<br><br> 暗自高興,感覺自己的陰謀得逞了。真的,大姐果然把燈打著了,然後脫下褲子<br><br> 坐到了尿罐子上,我裝作睡覺,可眼睛是一直在偷偷的看,我發現大姐的陰毛已<br><br> 經是很重了,黑黑的,濃濃的,從陰部一直延伸到小腹逐漸稀疏了。在黑黑的陰<br><br> 毛下邊露著兩片深紅色的陰唇。不知道怎麽搞的我的身子突然熱了起來,感覺更<br><br> 強烈了,從沒有過的強烈。真想去摸一摸那毛哄哄兩腿之間,更想去摸一摸那光<br><br> 滑的小腹,還有那美麗的白白的屁股。<br><br> <br><br>大姐上炕後二姐就下去了,她的動作還是那樣慢吞吞的,先是脫下後邊,露<br><br> 出了圓圓的大屁股,然後還沒有等蹲下,就把前邊也脫了下來,然後才慢吞吞的<br><br> 蹲下,我突然發現她也長出了幾個陰毛,由于不是很多,所以她的那?是一種淺<br><br> 黑色。<br><br> <br><br>小妹妹也發育了,乳房鼓了出來,屁股也翹了起來,身材修長,腰很細,她<br><br> 的陰部還是粉紅色的,一根毛也沒有,給人的感覺是一種鮮嫩。<br><br> <br><br>看完了三個姐妹的撒尿,我興奮了,沖動了,好像要做點什麽事情,可自己<br><br> 也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麽樣的感覺呢,很奇妙,也許那就是青春的躁動。<br><br> <br><br>三個姐妹很快的睡著了,我還是不能入睡,但又不能出聲,就在那?裝睡。<br><br> <br><br>夜深了,人靜了,我忽然聽到一陣被褥的響動,然後就是“呼哧呼哧”的聲<br><br> 音反複的進行著。這是什麽聲音呢?我借著窗簾縫隙射進來的微弱的月光驚奇的<br><br> 發現大姐的爸爸爬到了她媽媽的身上,兩隻胳膊緊緊的摟著那個女人,屁股一上<br><br> 一下的不停的動著,不停的喘著粗氣,她媽媽隻是輕聲的呻吟著,她爸爸的動作<br><br> 越來越大,越來越激烈,最後竟然到了瘋狂的成度,她媽媽也不斷的發出“啊…<br><br> <br><br>…啊……“的聲音,感覺很壓抑,像是要喊又不敢喊,我好像聽到了”呱唧,<br><br> 呱唧“的響聲。他們兩口子折騰了好一陣子,她爸爸說了一聲”哎呀我的媽呀!<br><br> <br><br>“<br><br> <br><br>就趴在她媽媽身上不動了。過一會兒才滾了下來很快的就睡著了。她媽媽下<br><br> 地尿了潑尿,也上炕睡了。我可是一夜也沒有睡,第二天一上午都是無精打采,<br><br> 到了中午很快就睡了。一直睡到晚上才起來。但眼前浮現的總是那三個姐妹的私<br><br> 處,還有那深更半夜兩口子的激烈肉搏,我感覺有種沖動,一種欲望,一種渴求,<br><br> 但具體要幹什麽自己卻說不清,突然想爸爸經常說的一句話:“你要是讀書,就<br><br> 能知道一切”。我這才想起,自己家?的書很多,比任何一個農村的家庭都多,<br><br> 于是我就如饑似渴的讀了起來,不管什麽書都讀,于是我才知道了男女之間的一<br><br> 切,我才知道,無論是男人和女人,到了成熟期後,生活就增加了一項很重要的<br><br> 內容,那就是性生活。但真正的性生活是一種什麽樣的感覺,我還不知道。<br><br> <br><br>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天真活潑了。經常是一個人在那?發呆,想著男女的事情,<br><br> 第二天,大姐又來叫我過去打撲克,我總是心不在焉了,眼睛偷偷地看著大姐,<br><br> 感覺她很美,黑紅色的臉龐,濃密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那眼毛上下煽動著,像<br><br> 兩把小刷子,那兩個眼珠子就像是兩個玻璃球子,黑黑的亮亮的,鼻子是高高的,<br><br> 嘴略微大一點,嘴唇也略微的厚一點,那就是所說的性感吧。她的牙齒很白很齊。<br><br> <br><br>因爲這?的農村女人多數都是黃牙,看到大姐家的人都是白牙,我就感覺是<br><br> 很舒服的。當她微笑的時候,更是好看,我真想過去舔一舔她的白牙。農村的姑<br><br> 娘,在家?又是最大的,她經常的幫助大人幹活,所以身體非常的結實,可以說<br><br> 是一個健美的姑娘,她的胸部非常的飽滿,她的屁股非常的堅實,不像很多女人<br><br> 那樣松弛。<br><br> <br><br>二姐還是那樣白,那樣軟,她的乳房比姐姐大,屁股也比姐姐大,肚子也微<br><br> 微的鼓出了一點,好像衣服快盛不住她那發育的身體,這使我想到了楊貴妃。<br><br> <br><br>小妹妹該是個最標緻的女孩了,高挑的身材,粉紅色的臉龐,細細的腰肢,<br><br> 修長的大腿,但臉上還是充滿了孩子氣。<br><br> <br><br>大姐突然對我說了一句話,把我下了一跳:“你發什麽呆啊,傻了?”我這<br><br> 才清醒過來,開始和她們打撲克,但總是輸,因爲我心?一直在想男女的事情,<br><br> 如果我和她們姐妹三個來一次體驗會是怎樣呢?無論是哪一個都會讓我幸福死的。<br><br> <br><br>最好是和大姐。<br><br> <br><br>這撲克也不知打了多久,大人都已經睡了,小妹也困了,大姐說:“你也在<br><br> 這?睡吧。”我高興極了,等大姐給我鋪完了被褥,我順從的躺在了大姐身邊。<br><br> <br><br>我突然感覺這六個人睡一鋪大炕已經是很擁擠了。大姐緊緊的靠著我,連翻<br><br> 身都有點費勁了。可我非常高興,雖然隔著一層單衣服,但我已感覺到了大姐那<br><br> 堅實的身體,那發達的肌肉,我偷偷的用手摸一摸,她的每一個地方都是很硬的,<br><br> 那屁股,那乳房,那腹部,但我不敢用力,隻是裝作睡覺時變化姿勢,很隨便的<br><br> 把手甩了過去,放到她身上的某一個部位,讓自己心理感受著女人的刺激,但我<br><br> 是不敢把手隨便移動的,怕她産生懷疑,怕弄醒她。<br><br> <br><br>由于是白天幹了很多的活,大姐一定是很累的,她睡的很香,根本沒有理會<br><br> 我的手放在她的身上。我索性大膽起來,把手伸進了她的短褲?,大姐是背對著<br><br> 我,側身睡的,我就慢慢的往下扒她的褲衩,很快她的上邊的半個屁股就露了出<br><br> 來,我的身子發熱了。<br><br> <br><br> 大姐的屁股是光滑的,堅硬的,我的手順著她的屁股溝向前伸去,摸到了她<br><br> 的陰毛,我的手突然顫抖了,我的渾身也顫抖起來,哆嗦不停,我冷靜了一下,<br><br> 把手朝陰毛上摸著,那陰毛是濃密的,也是堅硬的,感覺像是老人的胡須。<br><br> <br><br> 我用手指把她的陰毛輕輕的分開,往?一伸,終于摸到了兩片軟軟的陰唇。<br><br> 我哆嗦的更嚴重了,反應也更強烈了,渾身湧上了一股熱血,腦子也翁地一下子<br><br> 發漲了。我鼓足勇氣,把手指頭順著大姐的兩片陰唇中間伸了進去,感覺?邊很<br><br> 濕很熱,我不敢大動作,隻是這樣的把手指頭放在大姐的穴?邊享受著,我已經<br><br> 很幸福了,雖然是手指,不是我的陰莖,可這手指能伸到大姐的那?已經是不容<br><br> 易的了。<br><br> <br><br>如果要是把我尿尿的這個東西放到?邊能什麽樣呢,想到這?,我突然發現<br><br> 我的小弟弟已經成了大弟弟了,已經硬的不能再硬了,我很不得馬上把它也伸到<br><br> 大姐的小穴?,我更沖動了,膽子更大了,我想把她的短褲全扒下來,讓她的兩<br><br> 面屁股全露出來,但無論怎麽弄,大姐隻能露出上半個屁股,因爲大姐的身子很<br><br> 結實,也很沈重,大姐身下壓著的那段短褲的松緊帶在大姐那挨著褥子的胯骨部<br><br> 位卡住了,再也不能往下扒了。<br><br> <br><br>大姐的屁股無論如何也不能全露出來,我隻好把大姐上邊露出的部分先控制<br><br> 住,然後把松緊帶慢慢的用力往下拽,盡管胯骨的部位不下來,但松緊帶拉長,<br><br> 加上上邊的半個屁股已經露了出來,這屁股溝基本也就全露出來了。我一隻手緊<br><br> 緊的往下拉著她短褲的松緊帶,一隻手捏住我的那個硬硬的東西,順著大姐的屁<br><br> 股深溝輕輕的送了進去,當我的大腿腋窩緊緊的貼到了大姐那堅實的屁股時,當<br><br> 我的龜頭穿過大姐那密密的陰毛挨到那兩片軟軟的陰唇時,我高興及了,<br><br> <br><br>再一用力就能插入大姐的穴?了,那濕潤的熱乎乎的小穴,該是多麽的美妙,<br><br> 我的幸福就要實現了,我就要插進去了,我幸福激動緊張的不敢喘氣,我用手扒<br><br> 開了大姐那兩片陰唇,把我的龜頭對準中間,我的龜頭已經感覺到大姐那個小穴<br><br> 的溫度啦,隻要再用一把力慢慢的插進去,我就是神仙了,我就上天了。<br><br> <br><br>誰知就在這時,我突然身子一熱,像有一股電流通遍了我的全身,一種從沒<br><br> 有過的幸福,一種從沒有過的麻木,一種無限幸福無限酸甜無限好受的感覺在我<br><br> 的身體上出現了。<br><br> <br><br>我渾身抽動了一下,這一抽動像是要死去,又像是要永別了。隨著這突如其<br><br> 來的神秘的快感出現,我的陰莖?射出了一股黏糊糊的東西,很快的從大姐的屁<br><br> 股上流了下來,我一陣驚慌,知道這就是射精了,可都射在了大姐的陰唇、陰毛<br><br> 和屁股上,黏糊糊熱乎乎的,我驚慌,我幸福,我爽快,心想如果讓她們發現了<br><br> 打我一頓也值得!<br><br> <br><br>我停了一會,炕上的人誰也沒有醒,我的陰莖逐漸軟了下來,感覺它先是離<br><br> 開了大姐的陰唇,也離開了那濃密的陰毛,又經過了那硬硬的屁股,又經過了那<br><br> 短褲的松緊帶,然後垂了下來,我用我的背心在大姐的屁股中間按了幾下,我不<br><br> 敢擦,害怕把她弄醒,大姐還在睡,那睡姿是很美的很甜的,我想如果能娶她做<br><br> 老婆也是很好的,雖然她比我大,但很好看,很能幹,將來我把她帶回城?,讓<br><br> 她跟著我享福。<br><br> <br><br>我有些困意了,想睡了,剛剛進入朦胧中,大姐的身子移動了,她轉動了一<br><br> 下身子,換了個姿勢,又睡著了。我發現大姐這會兒是平躺在那?,仰臉朝天入<br><br> 睡的,聽著她那均勻的呼吸聲,看著她那一起一浮的乳房,我又不想睡了,突然<br><br> 産生一個念頭,想摸摸她的乳房,平常我隻是從她那豐滿的胸部去感覺去猜想她<br><br> 的乳房,可她的乳房是從不外露的,即使是晚上撒尿,我連她的屁股和陰部都看<br><br> 到了,可就是沒有看到她的乳房。我裝作翻身,順勢把手放到了大姐的胸前,正<br><br> 好放在她的乳房上,雖然感覺到了那兩團堅實的園鼓的肉,可必然是還隔著一層<br><br> 布,那是一層很硬很厚的布。那時候農村的姑娘都是不帶乳罩的,?邊穿的是一<br><br> 個很小很緊的用很結實的布料做的緊身小衣服,古代叫做亵衣,這個小衣服四周<br><br> 都沒扣子,是一個死桶,硬從頭上套下去的,爲的是控制乳房的發育,免得穿衣<br><br> 服的時候胸部太高。這是中國古代女人的習俗,也是當時農村姑娘的習俗,她們<br><br> 認爲一個姑娘要是挺著一對大大的乳房那是很難看的。<br><br> <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