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三十二章 它们有种想敬礼的冲动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性爱技巧> 第一千两百三十二章 它们有种想敬礼的冲动

第一千两百三十二章 它们有种想敬礼的冲动 -

    某三号变量个体,此时正在森林中和恐虐魔军赛跑。
  
      徐逸尘可以用自己脚下数不清的尸首来证明自己的勇武,也能用自己那把【战祸】大剑中饱受摧残的嗜血者灵魂来诉说自己的坚定意志,但是在面对上百个骑着黄铜牛的恐虐骑士时,他果断第一时间选择跑路了。
  
      打不过,一点机会也没有。
  
      贝拿勒斯的毁灭仿佛对恐虐魔军毫无影响,一颗那么大的陨石连地都砸出了一个大坑,但是却阻挡不了恐虐武士们的热情。
  
      它们嚎叫着趟过火海,不顾黄铜牛身上的金属盔甲被灼烧的滚热,不顾自己身上的挂件被高温引燃,仿佛一个个人形火炬,穿过这整个贝拿勒斯遗址。
  
      它们的目标很明确,伟大的鲜血之神,伟大的颅骨之主降下了很明确的神谕,抓住那个人类!
  
      “血祭血神!颅祭颅主!”恐虐骑士们用铁屑摩擦般的声音嘶吼着,沿途没有留下任何活口,少数靠运气或者靠实力在天火焚城法术中幸存下来的恒河玩家就像暴露在阳光下的白雪,直接融化了。
  
      王大龙自愿留下断后,他还是那个想法,被恒河人挂旗杆上之后,他就不想活着回去了,怎么也得死一次才能让他好过点。
  
      但是徐逸尘的军衔比他高,徐逸尘不下命令,他就没法执行这个自杀任务,虽然他自己也清楚,他留下断后的结果可能不比那些恒河人强多少。
  
      徐逸尘自然可以召唤自己的战马天启,但是那毫无意义,他不可能抛弃自己的战友,而且骄傲的天启也不能容忍其他人坐在自己身上。
  
      张纬驰没什么好说的,跑的最慢的就是他,连那个长腿女战士在森林里跑的都比他快,按照他现在的速度,用不了多久他就自动执行断后的任务了。
  
      “王大龙,你现在是新队长,你负责带着他们俩前进,我来负责断后,记得沿途留下记号,我会跟上你们的。”徐逸尘没有浪费时间,直接下达了命令,然后就地停了下来。
  
      “长官!”王大龙红着眼睛看着他,不是是因为舍不得而是因为憋屈:“我再次申请执行断后任务!”
  
      徐逸尘毫不客气的回答道:“认清楚自己的实力,王大龙!你没有能力和资格执行断后任务,别让情绪影响你对任务的判断!一意孤行只能让你和你的战友承受更大的损失!”
  
      “是!”王大龙这一次连脸都羞红了,徐逸尘的话就像一盆冷水,把他浇了个透心凉,同时也让他冷静了下来。
  
      诚如徐逸尘所说,他根本完成不了断后任务,他的实力不足,无法起到阻拦后方恐虐骑士的任务,移动速度也没有它们快,无法把恐虐骑士引向其他方向。
  
      再也没有迟疑和争论,王大龙带着张纬驰和阿格莱亚继续一路向北前进,而徐逸尘则留在了原地。
  
      随着地面上的魔法阵不断扩展,休养了许久的天启战马再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中,徐逸尘非常确定这批马比上次被摧毁的时候稍微长大了一点。
  
      天启甩着自己带尖刺的金属尾巴,把地面抽出了一道道沟壑,看着狩魔猎人不满的打了个响鼻,把炙热的蒸汽喷在了狩魔猎人的脸上才满意的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如果换个主人,光是那股蒸汽八成就让他毁容了,而徐逸尘只是用力拍了拍天启的金属面甲,就翻身跃上了马鞍。
  
      当速度最快的四位恐虐骑士出现时,它们看见的就是骑着天启战马,拎着【战祸】大剑的狩魔猎人,几个恐虐骑士都愣在了原地。
  
      机械战马通体漆黑,金属和金属之间的接缝处散发着血红色光泽,在蒸汽环绕下朦胧的闪烁着;巨大的【战祸】在蒸汽中配合着天启发出一阵阵引擎轰鸣声,锋利的锯齿上还沾染着牺牲者的血肉,属于嗜血者恐克斯的气势沿着大剑向外散发,压得几个恐虐骑士喘不过气来。
  
      黑色的骑士,就那么骑坐在远比黄铜牛更狰狞的坐骑上,如果不是他身上还散发着人类的味道,几个恐虐骑士简直抑制不住自己想下马敬礼的冲动了。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徐逸尘率先发起了冲锋。
  
      天启战马已经养精蓄锐许久,一身的澎湃动力压都压不住,短短十几米的冲锋距离,硬是让它冲了起来!
  
      人马合一的速度,再加上疯狂旋转的【战祸】大剑,第一回合就拿下了首杀。
  
      为首的恐虐骑士连口号都没来记得喊,连b都没来得及装,就饮恨收场了。
  
      事实证明恐虐骑士们看似坚固的盔甲,在【战祸】大剑面前,比没有防护好不了多少。
  
      “呸,不纯正的信徒,还有点扎嘴!”嗜血者恐克斯嘟囔了一声,对狩魔猎人的猎物表示不满。
  
      随着一声尖锐的口哨声,另外三个恐虐骑士从三个方向向徐逸尘靠拢,试图用黄铜牛的巨大体积来限制徐逸尘的活动空间。
  
      这些恐虐骑士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在恐虐舰队里也是经过考验才有资格骑黄铜牛的,它们自然知道,这个距离自己胯下黄铜猛兽顶多跑的和鸭子一个速度,根本不可能冲的起来。
  
      好在,它们上了马是最好的骑兵,下了马也是最好的战士,骑在黄铜牛上和人打乱战也是一顶一的好手。
  
      只不过天启的脾气比它的主人还暴躁,机械战马人立而起,巨大的铁蹄径直的踹在了最先接近的恐虐骑士身上,连人带牛都被踹倒在地!
  
      恐虐骑士的胸甲都被踹变形了,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就被随后落地的铁蹄二次踩踏,一颗大好的头颅连带头盔一起被踩的稀巴烂。
  
      天启非常人性化的打了个响鼻,还伸直了脖子扭头用余光看了一眼徐逸尘,似乎在炫耀自己的战斗力。
  
      徐逸尘拍了拍马背“好伙计,我们走,敌人是杀不完的。”
  
      一人一骑当着另外两位恐虐骑士的面掉转马头,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