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警觉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家庭乱伦> 227 警觉

227 警觉 -


  所谓计划不如变化快,就是这个样子。
  罗飞羽原本是带着云玉真和尤雨晴北上历练。可是在东平郡郓城拜见过彭梁会大当家“鬼爪”聂敬,见到过二当家“神算”唐仲,他就发现彭梁会其实是个外强中干的空架子,之所以还能控制彭郡和梁郡,不是因为彭梁会多么强大,而是因为瓦岗军腾不出手来。
  前来荥阳拜会瓦岗军大龙头翟让,和蒲山公李密,也是为了亲眼看看这两位枭雄,体会下二者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哪个程度。
  现在遇上沈落雁搞出的这么一出,罗飞羽一下子警醒起来。
  沈落雁这么做,很大的可能,只是要给罗飞羽一个下马威,让他意识到,这里是瓦岗军的地盘,而不是南方,更不是江都。
  只是沈落雁万万想不到,罗飞羽所站的高度,思维的广度和深度,都超出她的理解范围。
  罗飞羽是由此意识到,他也许高估了岭南宋家对瓦岗军的震慑和影响力。
  飞云号一驶离码头,就不是做做样子,而是驶入通济渠,张起风帆,速度全开。
  罗飞羽就站在船舱窗前,抱着双手,看着大运河两岸的风景,凝神沉思。
  启程之前,宋智就已经派人知会李密。飞云号抵达荥泽城外的码头,沈落雁没道理不知道他的行踪。她派出一队小兵上船来刁难,这个行为就很是值得深思。
  如若李密知情,默许沈落雁这么做,那么他们所谋求的,就更是值得深思。
  在他们看来,如若能软硬兼施说服罗飞羽依附,或者在罗飞羽不愿意依附时,直接控制乃至于将之诱杀,就能转而控制住江都军。
  到那个时候,岭南宋家即使震怒,也不得不选择与瓦岗军合作。
  至于牺牲品,那当然就是罗飞羽个人了。
  自从修炼《长生诀》后,罗飞羽真正做到了把过往的经验和精气神融合在一起,看待任何事物,能看得前所未有的透彻。
  这一次,他就是从细微的细节里,推测出后面的许多东西出来。
  他当机立断,令飞云号转头转头就走,一方面是打沈落雁一个措手不及,也是给她和李密一个强烈的信号。而即使沈落雁追上来,邀请他继续进入荥阳,飞云号载着云玉真等人继续返回下邳,也等若是给沈落雁和李密等人一个警示,不管他们想干什么,罗飞羽都已经有准备,让沈落雁等人有所顾忌。
  飞云号船行甚速,一点也不耽误。
  午后时分,就到了大梁城。
  大梁城是荥阳郡控制大运河的最后一道关口,一过大梁,就是梁郡,瓦岗军就鞭长莫及。
  前方水道船只渐多,航速减慢。不少船干脆就在两岸抛锚,停了下来。
  飞云号继续往前,在过瓦岗军的水道关口前,就再也走不动,停了下来。
  所有过关船只都在接受盘查。
  “这是沈落雁搞的鬼?”云玉真问道。
  罗飞羽点点头道:“是的。她如果不是已经在这里等着,就是在赶过来的路上。”
  云玉真看着前方的水道关口,摇头叹道:“瓦岗军这是完全截断了大运河的水运。”
  一道木寨横跨在大运河上,中间是一道闸门,只够一艘船缓缓通过。木寨上,瓦岗军士卒身穿青色劲装,严阵以待。
  这种情况,跟江都完全不一样。
  罗飞羽控制着江都,以及四周的郡县,并没有截断大运河和水道,而是在码头上,收取过往商旅的税费。
  江都是鼓励商船停靠,鼓励商旅以江都等城为商品转运和集散地,只要照章缴纳税费,就不会受到任何阻挠。
  水道畅通无阻,十分自由。
  这也是因为江都军拥有一支强大的水军,足够在江面上,控制住任何商船。
  瓦岗军这么做,就跟拦路收取买路钱的山大王,没有什么两样。
  排队半个时辰,终于轮到飞云号。
  罗飞羽就呆在船舱里,交涉的事,有船老大去出面就足够。
  过不多时,云玉真进来,轻声说道:“总管,沈落雁来了。”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罗飞羽要是真的就这么回到江都,李密虽然不会因此而降罪于沈落雁,责骂肯定是少不了。
  事情一旦传出去,李密无容人之量的形象,也就十分强烈。
  故而沈落雁必须挽回这件事,让罗飞羽再次回到荥阳。
  罗飞羽头也不回地说道:“告诉沈落雁,我正在入定修炼,让她请回吧。”
  云玉真掩嘴轻笑,心领神会,出门而去。
  这一等,就是整整一个时辰。
  罗飞羽睁开双眼时,日头已经西斜。飞云号仍旧停在这里,把水道关口堵得紧紧的,过往船只都没法通过。
  下到船舱,还没现身,罗飞羽大声嚷嚷道:“怎么回事?还没过这道关口吗?”
  蓦然间,他双眼一瞪,盯着沈落雁,讶然道:“这不是“俏军师”沈落雁姑娘吗?你怎么……在船上!”
  沈落雁娇笑道:“罗总管走得如此快,让落雁好生难追。”
  “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在荥阳么?”罗飞羽明知故问。
  “这都是这几个蠢才闹出的误会,”沈落雁挥手道,“落雁把他们也一路绑了过来,任凭罗总管发落。”
  水寨上,立时有人押着一队十二人进来,正是在荥泽码头上刁难的那队人。个个五花大绑,神情却很是平静。
  罗飞羽心里暗自冷笑,瞥了他们一眼,说道:“沈军师从荥阳赶过来,就是为了这事?他们做得没错啊,严查过往船只,江都军那边也是如此要求士卒的。”
  沈落雁笑道:“落雁得到禀报,就立即查清缘由,赶了过来。密公军务在身,他早就吩咐落雁,定要好好款待罗总管,不得有任何怠慢。这几个蠢才,致使罗总管有所误解,落雁当然要带过来,任凭罗总管发落。”
  罗飞羽笑道:“原来是这个事。在下是江都急报,有事要赶回去。他们是蒲山公营麾下将士,在下怎敢越俎代庖。沈军师请回报密公,还有瓦岗军大龙头,在下改日再前来拜见,请!”
  他站起身来,这是下逐客令了。
  沈落雁似是早有预料,慢条斯理地说道:“罗总管看来是积怒难消。来人,带他们下去,行刑!把首级端上来,请罗总管过目!”
  其他人都是吓了一跳,罗飞羽讶然道:“沈军师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冲撞罗总管,死有余辜。罗总管只需一句话,十二颗首级,就会呈上来,给罗总管过目。”沈落雁面不改色说道。
  罗飞羽哈哈一笑道:“沈军师客气了,久闻蒲山公营军纪严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沈军师要代蒲山公行刑,在下如何敢置言,妄自干涉。只是请沈军师莫在船上动手,请了!”
  沈落雁面容一变,其他人更是心下骇然,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