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筹划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家庭乱伦> 第二十七章 筹划

第二十七章 筹划 -


  后山。
  树林附近的空地上,插着一片离地五六尺的梅花桩。
  此时,张君宝正神色凝重的站在其中一根木桩上,心底不断涌出强烈的危机感。
  “师父,你可千万不要乱动,这下面埋了震天雷,只要你一离开,马上爆炸。”
  木桩下,一个长相俊美的白衣少年,得意看着张君宝,眸中充满了强烈的恨意。
  张君宝闻言,不由瞳孔微缩,心神更是一凛。
  震天雷威力强大无比,纵然自己的护体真气再强,恐怕也难以抵挡。
  不远处。
  观战的明道红和宋远桥等人,听到那白衣少年的话,更是大惊失色。
  惊慌中,明道红想也不想的,朝着张君宝的位置跑了过去。
  “危险,别过来。”张君宝连忙阻止道。
  但明道红却是听之不闻,跑过来后一把抱住了木桩。
  “君宝,我替你压着,你快走。”
  “走开啊,会炸死你的。”
  “我不管,要死就一起死。”
  “这桩子要断了。”
  “要死一起死。”
  说着,明道红竟直接闭上了眼睛,显然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张君宝见状,又气又急,却又无计可施。
  就在这时。
  树林中狂风骤起,枝叶被吹得疯狂摇摆,发出沙沙声响。
  随即。
  就见一道人影,似飓风般从树林中狂飙而出。
  “是任少侠!”
  宋远桥等人看清来人身份,顿时大喜过望。
  自从跟龙卷风较量过后,任以诚的轻功身法,已在不知不觉间大有进境。
  劲风呼啸。
  不过瞬息之间,他便已出现在梅花桩前。
  千钧一发,不及多言。
  任以诚以巧劲震开了明道红紧抱木桩的双臂,一把将她抓起,随后足下一点,身形猛然爆退。
  张君宝见明道红脱险,当即不再犹豫,腾空而起。
  与此同时。
  木桩断折,震天雷轰然爆炸,狂暴的气流奔涌扩散而出,霎时掀起漫天烟尘。
  那白衣少年仓促间,急忙飞身后退,却是闪躲不及,直接被轰飞了出去。
  落地之时,一身白衣已经被鲜血染红大半。
  “翠山!”
  宋远桥身旁,一个容貌清丽温婉的姑娘,见此情形,登时面露惊色,急冲冲的向那白衣少年飞奔而去。
  任以诚带着明道红退至树林前。
  落地一瞬,他身形一晃,竟险些没有站稳。
  他速度虽快,却快不过爆炸,就算有真气护体,也免不了受到了一些震荡。
  明道红更是直接被震晕了过去。
  “任少侠,你们没事吧?”
  宋远桥等人忧心忡忡的围了上来。
  “神婆她怎么样了?”
  张君宝掠身而至,一脸焦急的看着昏迷的明道红。
  看他嘴角带着血迹,伤势比任以诚还要重一些。
  任以诚道:“伤的不轻,不过好在没有生命危险。”
  张君宝闻言,不由松了口气,庆幸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
  这个在大婚之前,被他从家里劫出来,原本该成为他二娘的人,已经在他心里占据了不小的位置。
  是亲情?是友情?还是爱情?
  他说不太清楚,但总之是十分重要。
  忽地,他身子一歪,“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旋即便也晕了过去。
  “任大哥,刚才那是什么声音,你没事吧?”
  赵玉儿这时也赶了过来,半路上那道惊天动地的声响,让她不禁有些担心。
  任以诚摇了摇头,将明道红交给了她。
  “帮忙照顾一下,我去看看君宝。”
  任以诚说着,将张君宝扶起替他把脉,紧跟着眉头微皱。
  却是张君宝的功力和轻功,都比如今的任以诚要差上一筹。
  他所受的伤势,远比任以诚想象的要严重不少。
  。。。。。。。。
  房间里。
  张君宝盘膝坐在床榻上,任以诚坐在他身后,为其运功疗伤。
  半柱香后。
  张君宝缓缓睁开了双眼。
  “你的功力又进步了,看来这段时间你没闲着。”
  任以诚知他已无大碍,便停止了真气的输送。
  “你也不差,易筋经博大精深,果然名不虚传。”
  “神婆她还好吧?”
  “放心,我的医术虽然不如我师姐,但是这点小问题还难不住我。
  宋远桥已经去帮她抓药了,吃完以后,修养些日子就没事了。”
  接着,张君宝又跟任以诚讲起了跟张翠山的恩怨。
  名剑山庄被破,八柄宝剑流落江湖。
  其中玄武剑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张翠山的师父,镇威镖局总镖头,凌天霸所押的货物。
  张君宝为了帮易继风拿回玄武剑,便与凌天霸相约比武,胜者得剑。
  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但凌天霸失了镖,不但镖局的名声毁了,还要赔偿主顾巨额的损失。
  他比武之后,本就有内伤在身,又遭遇这连番打击,心力交瘁之下,没多久便病死了。
  张翠山因此,便恨上了张君宝,千方百计要找他报仇。
  以至于,今日明道红险些命丧黄泉。
  任以诚道:“唉!这件事你做的确实有点欠考虑。
  其实你完全可以等他们把镖送到了,再出手夺剑。”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我怎么从来都没想过这一点?”
  张君宝黯然道。
  突然,敲门声响起,赵玉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任大哥,张真人,不好了。
  道观里的人把张翠山还有那位凌雪雁姑娘抓起来,带到后山去了。”
  后山的树林旁,有一片不小的湖泊。
  凌雪雁和张翠山此时正被俞岱岩张松溪等人,困在渔网里,准备扔进湖里淹死。
  宋远桥心仪凌雪雁,想要阻止却被一众师弟拦住。
  自从武当建立以来,明道红便一直生活在这里,跟这一种弟子可以说是交情匪浅。
  如今她险些被人害死,众人自然是愤怒不已。
  “今天若不是任少侠及时赶到,明姑娘就被你们害死了。
  不杀了你们,我就对不起明姑娘平日里这么照顾我们。”
  俞岱岩怒声道。
  “师兄说的对,一定要杀了他们,为明姑娘报仇!”
  在场的众人,纷纷出言附和。
  但可惜的是,他们忘了自己的师父,一向不是那种喜欢以牙还牙的人。
  就在他们准备将那两人扔进湖里的时候,张君宝现身拦住了他们。
  在一番语重心长的劝导后,众人无奈之下,只得不甘不愿的将两人放开。
  傍晚。
  饭桌上。
  张君宝看着赵玉儿问道:“还没请教,这位姑娘是……?”
  任以诚介绍道:“她叫赵玉儿……跟临安皇宫里那位同姓。”
  张君宝闻言,登时恍然。
  “你竟然真的找到她了!”
  任以诚点了点头,在介绍过赵母的身份后,又给母女二人介绍起了张君宝。
  “君宝是飞龙将军出家后所收的徒弟,是绝对值得信任的人。”
  张君宝道:“岳元帅和师父都曾说过,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如今公主既然找到了,我们也时候该行动起来了。”
  任以诚挑眉道:“看来,你已经有想法了。”
  张君宝打了个响指,兴奋道:“那当然是举行武林大会,号召天下群雄,打到奸相,反攻北伐。”
  说完,他顿了顿,看着任以诚,笑道:“到时候,这武林盟主的位置,就要麻烦你了。”
  闻听此言,赵玉儿不由心中暗喜。
  显然,这未来的武林盟主,会成为公主的合作对象。
  她当然希望这个人是任以诚。
  熟料,任以诚却摇了摇头。
  “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公主是你找回来的。
  而且以你的武功,这江湖上根本没人是你的对手。”
  张君宝不解道。
  赵玉儿在失望的同时,亦是面露疑惑之色。
  任以诚反问道:“难道你忘了,前不久我才把整个江湖都给耍了一顿。
  我当武林盟主,你觉得有人会服我吗?”
  张君宝闻言一愣,自己倒是把这件事给忘了。
  他叹了口气,道:“原本有个人是最合适的!”
  “怎么,你联系不到他吗?”
  任以诚知道,张君宝口中之人,只可能是易继风。
  张君宝摇头道:“自从名剑山庄遭劫之后,我已经很久没他的消息了。”
  “没关系。”
  任以诚道:“我想只要武林大会的消息传出去后,他一定会来的。
  毕竟,这可是重振名剑山庄威名的最佳时机。”
  张君宝道:“那好,我明天就给派人去给各大门派送武林贴。”
  “有关公主的身份,咱们四个知道就好。
  若是泄露了出去,一定会有人心怀不轨。”
  任以诚提醒道。
  张君宝“嗯”了一声,点头道:“我明白。”
  翌日。
  随着武当弟子一个个外出,武当山将要举办武林大会的消息,向飞一样,迅速传遍整个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