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漏网之鱼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家庭乱伦> 第268章 漏网之鱼

第268章 漏网之鱼 -

    哒哒哒哒……
  
      霸王花们猛的开枪,肆虐的流弹将那些被林徐成震慑的机动部队警察统统扫倒。
  
      砰砰砰,白色粉尘爆炸,地上只剩下一团团的衣服。
  
      雷厉风行的登场,一切就好像写好的剧本。
  
      “你赢了”
  
      曹秘书没有紧张,只是笑着:“但是姥姥的力量远比你想象的强大,他可以在几天时间内控制整个警政大楼,也可以……”
  
      金光划过,曹秘书脑袋冲天而起。
  
      咚~,脑袋掉在地上,骨碌碌滚远,可能他到死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林徐成不愿听完自己的“废话”。
  
      “他如果真有那么厉害,就没必要躲躲藏藏了,直接冲出来杀掉我不是更好?你们这些电影里的反派,就是喜欢屁话说不完。”
  
      林徐成转过头,从后座上提起英国佬署长,像提着小鸡仔一样的轻松。
  
      在黑色汽车前停下。
  
      车门刚打开。
  
      扑通~,英国佬被丢在车前。
  
      “做的很好,林督察!”
  
      处长从车里迈着步子走出来,他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林徐成。
  
      满身伤痕,如从二战战场归来的惨胜者,全身是凝结的血痂。
  
      “只要处长安全,属下赴汤蹈火也是应该的!”
  
      见战斗结束快速走过来的爱丽斯·胡听到这番话一个趔趄,险些扭断了高跟鞋。
  
      “果然,真是个狗腿子!”一旁身上散发着臭味的靓丽黑衣女人引起了爱丽斯的注意。
  
      ………………………………
  
      高豆豆感受到了身旁的视线,转过头去。
  
      很漂亮,这是高豆豆的第一感觉。
  
      但还比不上自己,这是她的第二感觉。
  
      可对方身上散发着强烈迷人的气息,像战场上的女将军,给男人强烈的征服。
  
      两人对视中,似乎有火花迸溅!
  
      “爱丽斯·胡!”
  
      “高豆豆!”
  
      兴许是漂亮的天生排斥,只是对视一眼,
  
      “走了,我先送你们回去”林徐成的声音传来,将眼中带有火花的高豆豆和爱丽丝惊醒。
  
      “爱丽丝,帮我谢谢霸王花,回头请你吃饭~”
  
      “请吃饭……”刚走过来的金麦基等人嘴角抽搐,只要帮林徐成,就一定能讨一顿饭吃。
  
      比起去迪斯科跳舞,去酒吧玩,或者唱k,林徐成的“老年人感谢方式”,一直被人吐槽。
  
      “师兄,林医生,走吧,我先送你们回家”
  
      处长非常贴心的送出一辆车,让林徐成开着离开。
  
      “阿成,这件事……”林正英坐在车上,脸色不大好看。
  
      他们来帮忙,却没想到什么也没做反倒成了累赘。
  
      “师兄,这次也是多亏了你们能来。”
  
      “我们?林警官,我们除了被人泼一身尿水之外,什么也没做。”林医生苦笑着摇头,这么吃亏他还是第一次。
  
      “没有你们在,估计躲在暗处的人就该行动了。”
  
      他从一开始就没指望林正英三人面对
  
      “你是说幕后黑手?”
  
      “……现在我只知道那个家伙叫姥姥”林徐成单手抓着方向盘:“会不会再出现个小倩?”
  
      “小倩?我看还有霸王花吧?”副驾驶座上的高豆豆冷嘲热讽。
  
      “你还挺了解我的”林徐成对着副驾驶露出灿烂的白牙。
  
      “哼!”
  
      汽车停在林正英所在的别墅,林医生也跟着下了车。
  
      他准备这段时间跟着林正英修炼,提升自己境界。
  
      穿黄道袍,身上散发着怪味的两道长看着汽车驶离。
  
      “没想到林警官驾驭金钱剑的本领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警界啊!”林医生发自内心的感叹:“我修炼了半辈子,也不曾到达这一步。”
  
      “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世上人有几十亿,百年来也只会诞生他这么一个”林正英摇摇头,转身道:“走吧,先洗掉身上的臭味,希望那群臭小子不在家。”
  
      他们刚转身,就看见五个徒弟捏着鼻子。
  
      “哇!!师傅,你们好臭啊~”
  
      林正英额头青筋暴跳,拳头攥紧:“你们这群臭小子!”
  
      ………………………………………………………………………………
  
      ………………………………………………………………
  
      圣玛利亚医院。
  
      重症病号床。
  
      马桂彬翻身从床上坐起来。
  
      睁开眼,输液结束了,已经到了下午。
  
      叩叩~
  
      敲门声传来。
  
      “你好,先生你定的功夫汉堡!”
  
      “多谢啊”马桂彬翻身从床上下来,拉开了自己的钱包,给了钱。
  
      提上沉甸甸的汉堡和可乐,马桂彬心中有了底:“去看看林sir吧。”
  
      当他穿越常常走廊,来到了“重症监护室”,推开门。
  
      空无一人!
  
      “护士小姐!”马桂彬伸手拦住了路过的护士:“这间病房的病人呢?”
  
      “这个啊……”
  
      护士小姐食指轻点着嘴唇,回忆着:“昨天晚上,好像有一位姓陈的警官为他办理了出院手续。”
  
      “什么!林sir又丢下我自己溜了!”
  
      ……………………………………………………
  
      …………………………………………
  
      英国佬署长家中,
  
      有二十几分钟,
  
      廖直彪与两个警官站在原地。
  
      “两位阿sir,我可不可以先离开?”回过神来的廖直彪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没有跟着林徐成前往中区,警政大楼里警察们火拼可是大新闻!
  
      “走吧走吧~”周警官摆摆手。
  
      现在他们都不知如何是好,也懒得管别人。
  
      廖直彪高兴点头,冲出别墅区后拦了一辆计程车:“去中区警政大楼!”
  
      司机发动汽车,又随手按开了广播。
  
      “……警政大楼进行大幅度改动,为了市民的安全,也为了消灭贪污现象,处长今天已经拔出了包括办公室曹秘书在内,一共198位涉事警员……”
  
      “真是大动作啊”司机感叹着:“97快到了,我们本以为这群警察就是苟延残喘的混日子,没想到处长竟然先从警政大楼开始动手,198个,啧啧,真是大手笔啊!”
  
      这消息钻到廖直彪耳朵里完全变了味道。
  
      “速度真够快的!”
  
      消息发出,代表着警政大楼的战斗已经结束。
  
      “换道,不去中区!”廖直彪拍着司机靠椅:“快,快转弯!我有急事啊!”
  
      “好,马上拐弯喽~,别小看我,我之前是赤柱环山赛道的摩托车选手啊,如果不是因为突然死了几个人,我肯定不会来做计程车司机的”司机骄傲的讲述着自己的光荣历史。
  
      “什么赤柱环山赛道?没听说过”廖直彪小声嘟囔着:“喂喂!别撞了!”
  
      “不好意思啊,这不是摩托车,我开车还不是很熟练哈~”
  
      ……………………………………………………
  
      ……………………………………
  
      “你家?”
  
      汽车停下,林徐成表情怪异的看着眼前的房子。
  
      “我表哥家,在我姐姐死后,我暂时住在这里”高豆豆推开车门走出来。
  
      不怪林徐成表情怪异,这栋房子竟然和自己新家是邻居!
  
      “豆豆?你回来了啊?”
  
      一个让林徐成有些眼熟的身影提着花洒,小跑着过来,不过刚一靠近她便捏紧了自己鼻子:“哇,你身上怎么那么臭啊,快,快回来洗澡。”
  
      “让她来我们这里洗干什么,当然让她回自己家洗了~”欠扁的声音传过来。
  
      几乎被绑成木乃伊的陈百龙,借着拐杖来到门口。
  
      “哥,你说什么呢,我们家就是豆豆家!”大妹对着陈百龙疯狂使眼色。
  
      往日对高豆豆捧着怕化了的陈百龙,此时却一改常态:“妹夫,你们出去搞什么啊,二人世界是不是很赞?”
  
      “……陈百龙!”
  
      “她是你妹妹?”林徐成指着高豆豆问。
  
      “嘿嘿嘿~”陈百龙贱笑着:“还说你不是我妹夫?”
  
      如果这么看起来,林徐成还真是陈百龙的“妹夫”。
  
      林徐成对着陈百龙竖起中指,拉开车门走向了隔壁房子。
  
      “表哥,你认错人了”
  
      高豆豆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去林正英家里时,一群人喊自己师婶。
  
      知道他肯定是将自己错认为林徐成的女朋友。
  
      “他不是你妹夫。”
  
      “别开玩笑了,你们两个亲亲我我的来买房子,我当时全看在眼里!”陈百龙一副你们骗不了我的表情。
  
      “这个世界上真有人和我长得一模一样?”高豆豆转过头,正看见邻居的林徐成走回家,一边走,一边在撕扯身上的破烂衣物,露出精悍的瘦削的上半身。
  
      “哼,除了和我长得一样,品味看来很差!”她嘴上说着厌恶,却忍不住多看两眼。
  
      这可是林正英所说,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咦?妹夫怎么瘦了这么多?记得他以前壮的像施瓦辛格啊!”陈百龙疑惑道,突然他鼻子抽动着:“什么东西,好臭啊~”
  
      “嗷!!”
  
      ………………………………………………………………
  
      ……………………………………………………
  
      “就是这里,停车!”
  
      廖直彪付钱,快速从下了计程车,挥挥手赶走了司机。
  
      他躲在一棵树后,观察着那栋别墅。
  
      “这里肯定就是最后的据点,看来要通知林督察过来,把这里连根拔除才可以!”
  
      廖直彪拨通了周发的电话号码。
  
      “周sir,是我”
  
      “是谁?”
  
      “我,廖直彪啊!”
  
      “哦……”周发那边声音听着兴致缺缺。
  
      “别,别挂电话,我有消息告诉你,林督察虽然被通缉了,但是他现在应该已经安全了。”
  
      “你怎么知道?”那边的周发听着好像松了口气。
  
      “我之前和他在一起,现在我们分开了,但我有一件急事要告诉他,能不能把他的电话号码,或者传呼机号码给我?”
  
      “等等啊,我翻电话簿”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汽车停在了目标的隔壁。
  
      接着下来一个女人。
  
      又过了几分钟,
  
      一个熟悉的身影下车,推开目标大门,走了进去。
  
      竟然是他认为绝对值得信任的林徐成!
  
      廖直彪挂断电话,眯着的小眼陡然瞪大:“看来他们没有完全消灭那群鬼东西,这里还有一个漏网之鱼!”
  
      “肥彪,他的传呼机号码是……”
  
      “不用了,现在没用了”廖直彪阻止了周发继续说下去:“现在一切都晚了。”
  
      一个将全警界玩弄鼓掌的男人,将自己塑造成了英雄。
  
      现在谁还能对付他?
  
      “语气深沉,你以为自己是电台节目主持人啊?”周发那边却陡然提高了音量:“今天下午到警署来做口供,别让我到报社找你!”
  
      一脸严肃的廖直彪表情瞬间垮掉。
  
      砰!
  
      周发挂断电话,啐了口唾沫:“拿警察开玩笑?今天下午肯定要好好修理你!”
  
      他转过身,在身后是重案组,反黑组,扫黄组等部门的警察。
  
      在听到林徐成被通缉后,他们全都选择了违抗命令,不予执行,陈大伟也对这情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周sir,通缉解除了!”
  
      kitt小跑着过来,兴奋的传递着消息。
  
      “嗯,我已经知道了”周发点点头:“这个廖直彪,真的和阿成一起行动了?”
  
      他再次拿起电话拨号。
  
      “喂,阿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