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纶巾鹤氅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小说>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纶巾鹤氅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纶巾鹤氅 -


  呼啸而过的北风......
  吹散了他的秀发......
  而那迷人的双眸......
  盈盈一握的细腰......
  鲜于乃真的有些担心......
  若是狂风再大一点点......
  他会不会就这样被狂风带走......
  如此弱不禁风的美人儿......
  根本就不应该是这世上该有的绝色......
  还偏偏是一个男子......
  鲜于乃忽然有些心痛......
  真的不应该怂恿他来到这个像地狱一般的战场......
  真的不应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这么丧气的话......
  毕竟以鲜于仙的才智......
  他应该早就有了针对下邽城内粮草不足的计策......
  自己又何必非要多此一举?!
  可就在鲜于乃惶惶不安的刹那,鲜于仙竟是抬了抬手,然后对着身旁的传令官命令道:“传令!所有人点燃火把!”
  “大人!您这是要做什么?!”
  “不用担心暴露行踪!咱们的行踪早就在之前收拾那个叛徒的时候暴露了!反正已经点燃了不少,倒不如全部都点了,也好给自己壮壮胆?!哈哈哈!都给本大人吼起来!”
  一瞬之间,成片成片的火把不断亮起......
  甚至每个将士都开始不断地向着下邽城的方向大声咆哮!
  那气震寰宇的架势......
  再借着夜色的掩护......
  还真是让人看得胆颤心惊......
  “哈哈哈,邽城那帮晋狗会不会已经被本祭司的“上万”大军给吓得屁滚尿流了?!哈哈哈!真的好想看看他们惊慌失措的怂样啊!哈哈哈!”
  鲜于乃真是听不得鲜于仙说粗话,实在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了,所以他才会常常忍不住讥讽他几句......
  怎么好的一点没学会?!
  反而军中那些粗野匹夫的荤话,倒是一听就会?!
  “哈萨尔!好好闻闻这个叛徒身上的气味,过几天老子让你再好好饱饱口福!”
  “汪汪汪!”
  “大人您这是要让哈萨尔做什么?!”
  “那个叛徒应该是被下邽城那个叫鲁克的中尉抓住的,那他身上就一定带着鲁克的味道,要是过几天他们还不肯自己乖乖撤退,那可就别怪本祭司放狗咬人了......”
  同一时刻,蟠龙原与沙苑的交界处
  阿郎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抬头望了望满天的繁星......
  “不错,方向没有搞错,前面就应该是沙苑了!”
  “阿郎你真的要去沙苑?!你不是说那里有匈奴人的大军吗?!而且他们手上还有老鹰,我们这么多人要是就这么去了,很容易就会暴露呀......”
  阿郎听着谢艾的话,竟是忍不住有些想念大黑在身边的时光,要是有它在,像这种侦查的事情完全可以交给它去办......
  “嗯,就到这里吧!你们都回去,我一个人去沙苑就可以了!”
  “阿郎你疯了?!你一个人去和送死还有什么区别?!不行!我不同意你一个人去!”
  阿郎听着蒲候的话,又看了眼谢艾神色里的犹豫,有些失笑道:“我若是不去,难道让你们两个去?!好了,你们带着人都回去,我不会有事的,再往前面就是沙苑,那里我去过好多次,你们都没有我熟悉,而且我有把握可以活着回去,你们只需要帮我稳住那个严敦就可以了......”
  “阿郎!你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又是为了那个明月你才这样冒险?!我们就守在贾城不就好了?!等事情过去了,你就和我一起回去!蒲洪大哥一定还在等着咱们!”
  阿郎一听到“蒲洪”两个字,神色顿时一僵......
  “猴子......,我已经回不去了......”
  两个时辰之后,阳光开始逐渐穿透黑暗......
  扶风国,褒斜道,郿县城外不远处......
  “少主!前面就是郿县了!可这里似乎已经有重兵把守了!难道是我们要去袭击雍城的消息已经走漏了?!会不会是那个游子远故意把我们的消息给泄露出去,然后他自己来个调虎离山之计,引开关中联军,这样他才好突破长安的包围逃回平阳!”
  “是啊!少主!咱们都上了游子远那个奸贼的当了!”
  彭天护却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只是呆呆地看着郿县城墙上的“刀枪林立”......
  显然郿县已经有了防备......
  而且看上去还是严阵以待......
  尤其是城墙上竖着的那面“裴”字大旗,更是让人看了分外眼红......
  “族长!现在该怎么办啊?!咱们从子午道一路杀进梁州,然后又是接连急行军出了褒斜道,已经损失了大量的族人,而且片刻休息都没有,要是再贸然进攻,必败无疑啊......”
  彭天护何尝不知道自己带出来的人马已经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而且还一个个精疲力竭,根本就没有多少战力了......
  原本只要他们可以尽可能快的杀到郿县,想必郿县的守军在惊慌失措之下,说不定就自己就逃跑了......
  可如今看着郿县城墙上那剑拔弩张的气势,彭天护顿时就有些万念俱灰......
  恰在此时!
  郿县的城门却是突然自己打了开来......
  一个头戴纶巾,身穿鹤氅的文士,竟然只带了几十个护卫和一面“裴”字大旗就大摇大摆地走出了郿县城......(纶巾鹤氅是《三国演义》中,罗贯中对诸葛亮穿着的描写,鹤氅就是一种带着仙鹤图案的汉族服饰。)
  而他们的身后竟然还跟着数百个女子,并且每一个人的手上都拿着不少冒着热气的食物......
  片刻之后......
  那文士带着一众护卫就站在了彭天护大军的面前,然后一挥手,那些女子就战战兢兢地走向了彭天护的大军......
  彭天护长枪一摆,独自策马走到了阵前!
  可那些女子却是并没有止步的意思,反而更是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都给老子站住!谁再敢向前一步,统统杀光!”
  女子们一听这地道的安定话,立即都停住了脚步,然后惊慌失措地回头看向那个淡定自若的文士......
  那仙风道骨的文士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然后再次策马向前走了一小段路......
  “来者可是天护贤侄?!我是你世叔裴苞啊!”
  “呸!老贼!谁是你的贤侄?!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竟然还敢自己出现在我彭天护的面前?!”
  裴苞眼见彭天护已经举起了长枪,甚至一拉马缰就要冲杀过来,赶紧大叫道:“贤侄!贾彦度不仅杀了你的父亲,更是你我共同的敌人啊!”
  彭天护楞了一下,不知道裴苞这话什么意思,但手上的长枪却是慢慢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