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孤城遥望金城关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小说> 第984章 孤城遥望金城关

第984章 孤城遥望金城关 -


  五月底。
  
  宰相王子明、左神策大将军张亮,自洛阳迎接皇太子嘉文入长安,房玄龄、杜如晦两位宰相随同到来。
  
  六月初一日。
  
  太极宫中传出诏令。
  
  皇帝染恙,身体不适,需要静心休养,因此诏令皇太子嘉文代摄国政,政事堂诸相辅政。
  
  太子听政于东宫崇教殿。
  
  初二日,太子召护国法师少林方丈道信、护国天师上清掌门王知远,为皇帝祈福。同日,太子颁下太子教,大赦天下,并减免关陇河朔四道地税一年。
  
  初三,颁太子教,赐予文武职事官员勋升一级,赏给八十岁以上平民粮食、布帛。
  
  初四,赵王罗士信分封于关外忽汗河畔,授封五百里封地,赐封号渤海王,建渤海王国,赐封户三千。
  
  初五,燕王罗艺分封于广南道日南郡之西南,于雾湿岭以西,罗伦江畔授封五百里封地,赐封号日落王,建日落国,赐封户三千。
  
  十一日,罗继祖、罗承宗、罗寿三王并封于辽东关外长白山东南沿海,各赐封三百里封地,封户两千户。罗继祖为长白王,罗寿为土门王,罗承宗为海参崴王。
  
  六月十三日,白天出现太白金星,皇帝已经一个月没有露面。
  
  吐谷浑南部,大非岭上。
  
  天气也渐渐好转,风雪不再,可却又下起绵绵的雨来。
  
  自伏俟城南下已经两个多月了,离攻下大非岭营寨也有两月,距离他从乌海城撤回岭上,也有一个多月了。
  
  但援军却始终未至。
  
  可相反的,敌人的增援却越来越多。
  
  到此时,大非岭四面,已经有吐蕃军三万,党项两万、白兰一万、多弥一万、东女、白狼八国三万,吐蕃与西羌联军十万,占据大非岭东与南两面。
  
  而吐谷浑的慕容恪、慕容安远叔侄与天柱王,也拉起了十万吐谷浑部落兵,驻于大非川北面。
  
  西突厥也有十万军队抵达,占据的却是大非川的西北面。
  
  三路大军,共三十万人,将大非岭的九万大秦军民,围的一层又一层。
  
  天气的好转,对于嗣业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他们驻于山岭营栅之内,粮草军械充足,早早就把破乌海和夺大非岭营寨夺取的众多牲畜牛羊宰杀了不少,腌晒肉干。
  
  天气越冷,他们倒越是安全,宰杀的牲畜内也好存放,直接雪地里冻着,或是用盐腌了风干。大雪天,敌军虽众,却难以攻山。
  
  几次试探的进攻,都被嗣业指挥秦军轻松的击退。
  
  但随着天气转热,冻着的牛羊肉不好保存了,得去砍伐柴草熏烤或炖煮以保存。二来天气好了,敌人的进攻也方便了。
  
  唯一的好处,也就是战马不用天天吃干草料了,能吃到大非川上的青青嫩草,补充一下骠。
  
  “援军为何久久不至?”
  
  郭孝恪有些牢骚,虽说见惯大风大浪,四面三十万敌军,吓不倒他。可是被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高原山岭上,也是很无聊的。
  
  他最讨厌的是这的高原反应,哪怕呆了几个月了,比最初时的反应好的多,但也依然让他不适,经常感觉头痛。
  
  烧个水都老是烧不开,更别说天天吃肉,人都快吃吐了。这里肉不缺,可缺调味料啊,只有点盐巴,这肉吃的也是无味。
  
  “你说,总不会是援军路上中了伏,被围点打援了吧?”
  
  薛万均不客气的骂他,“你个乌鸦嘴,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也许陛下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只是拿咱们当成了钓鱼的大饵了呢?你看现在,三十万贼子啊,有丑藩,有狂突,有蠢吐谷浑,多好啊,一次钓来三十万众,这稍运筹运筹,不就又是一次马邑大捷嘛。”
  
  两人一边拌着嘴,一边嚼着牛肉干。
  
  风干的牛肉干虽说有腥味,可总比羊肉好吃点。
  
  “他娘的,这雨什么时候停啊,身上都潮的要长蘑菇了。”
  
  嗣业静静的站在那里,山上秦军将士们表现还好,虽然也有些烦躁,可他们毕竟是秦军,有老兵和军官们约束着,还没什么事。
  
  可那些民夫,却都已经躁动不安了。他们天天嚷着,家里该收庄稼了,出来这么久了,家里担心,又说家里没人收庄稼。还有人说,这么久不回去,说不定婆娘都以为他们死在外面改嫁了。
  
  前几天,已经出现有民夫私自结伙下山,想跑回家去。
  
  虽然被巡逻轻骑发现,及时拦截带回,可这依然开了很不好的头。
  
  嗣业只得下令,把这伙人吊起来,当众每人抽了二十鞭,并罚他们接下来扫一个月厕坑。
  
  “山下的敌军,估计要有一次大的攻城了。”嗣业开口。
  
  “攻就攻呗,巴不得来,天天闲着无聊,身上全是虱子,烦的很。来几个丑蕃傻羌,刚好让爷发泄发泄。”
  
  “慕容顺好像要压不住吐谷浑兵了。”嗣业又道。
  
  郭孝恪和薛万均这两痞子便都闭嘴了,他们虽一直看慕容顺不爽,可现在大家同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那三万吐谷浑兵,对他们守寨可是至关紧要的。
  
  “娘的,那些吐谷浑人不会想下山投敌吧?”
  
  “未必没有可能。”嗣业道。
  
  “那怎么办?要不咱们先下手,把他们全砍了再说?”薛万均道。
  
  嗣业翻了翻白眼,跟这两傻缺在一起,有时挺寂寞的,他们冲锋打仗是好手,可要想跟他们谈点有技术含量的东西,那就找错人了。
  
  他这时挺怀念刘弘基、殷开山、侯君集他们的,哪怕是后来到他麾下的段志玄,其实也挺不错啊。
  
  “我们需要知道朝廷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为何迟迟没有援兵过来,我需要派一些勇士突围出去,把这里的情况带出去,并带回外面的情报来。”嗣业道。
  
  郭孝恪撇撇嘴,“可是这前前后后都派了几百人出去了,每一次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啊。我估计就算有人冲出去了,可也很难再冲进来,几十万丑蕃傻羌拦着呢,想过来太难了。”
  
  嗣业不再理会二人,转头就走。
  
  他回到帅帐,对亲卫道,“去把王玄策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