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时光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小说> 第1010章 时光

第1010章 时光 -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兄妹都为着即将举行的婚事而忙碌。
  
  只是随着日期临近,林然却是出现了焦躁。不过这些年为官,令到他将这份焦躁藏得比较深,哪怕在学习繁琐的礼仪的时候,亦没有表现出来。
  
  虎妞每天都会外出,亲自置办着各种婚礼所需要的东西。小到一根针线,大到迎新花轿的款式,她都是亲自去操办。
  
  在这一个紧张的时期,林然突然发现虎妞这个丫头亦有可取这处,有着很强的办事能力,办起事来几乎从不出差错。
  
  下午的阳光明媚,但在这个积雪刚化去不久的时节,空气并没有什么热度。
  
  林然像一个撒手掌柜般,一个人安静地坐在凉亭上用茶,看着对面的假山,又见到了那一只活蹦乱跳的小金猴。
  
  小金猴似乎很喜欢这座宅子的假山,隐隐将这里当成了它的领土般。却不知道从哪摸来了果仁,正蹲在最高处,显得津津有味地吃着。
  
  小金猴显得很有灵性,发现林然盯着它,却是示威性地朝着林然龇牙咧嘴。
  
  林然自是不跟小金计较,虽然小金显得凶巴巴的,但却从来没有没有做恶。哪怕在屋顶捉到麻雀,它亦是玩玩而已,玩完便会放走。
  
  只是想到即将完婚,林然的情绪当即低下,心却是空荡荡的,总有几分失神。对即将举行的婚礼有着各种莫名的忐忑,一度生起要不计后果地逃避的心思。
  
  “哥,要不要吃!”
  
  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间响起,林然又被吓了一跳,却是无奈地闭了闭眼,然后才望向这个最近神出鬼没的野丫头。
  
  虎妞的脸蛋红彤彤的,每次从外面回来,都会带一包糖、蜜枣、肉干等小吃。却不知是照顾林然的胃,还是她自己喜欢吃,接着便在旁边的竹椅坐下来。
  
  这次虎妞带回的是驴肉火烧,还残留着一些温热。兄妹一人拿着一个,便像往常一般,边吃着东西边聊着一些家常里短。
  
  林然倒会藏着一些东西,但虎妞的肚子里根本藏不着东西,有时说一些趣事,有时说一些人如何如何,有时还会请教一些问题。
  
  由于吴秋雨马上就要成为这个家里的一员,话题便总围绕着新家展开,虎妞突然认真地说道:“哥哥,秋雨姐姐嫁进来我们家后,你真要好好跟她说清楚,她不能管我的!”
  
  按着这时代的规矩,吴秋雨以正妻的身份嫁到林家,且又是礼部尚书的女儿,自然是要执掌这后宅之事,哪怕虎妞亦要听她的管教。
  
  只是虎妞都不愿意被林然管着,又怎么会愿意被吴秋雨管制呢?
  
  “知道了!”林然睥了这个野丫头,认真地答应下来道。
  
  虎妞显得欢快地吃了一口驴肉火烧,又是提出要求道:“还有阿丽!她其实算是我半个师傅,秋雨姐姐也为能管她!”
  
  “知道了!”林然的眉头微微蹙起,最终勉强答应了下来道。
  
  虎妞晃着腿又吃了一口驴肉火烧,却是指着假山上的小金猴道:“还有小金!我已经答应小金了,这里是它的领土,秋雨姐姐也不能撵小金走!”
  
  “哎……”林然叹了一口气,扶住了额头。
  
  在最初的时候,她担心吴秋雨会不会端起主母的架子欺负虎妞,但现在他的担忧似乎是多余的。吴秋雨还没有进来,这野丫头就已经想好了一切。
  
  甚至在前天的时候,她说要是吴秋雨不喜欢她呆在家里,那她亦可以往到其他的宅子去。
  
  北来南去几时休,人在光阴似箭流。
  
  眨眼间,时间便已经悄然来到了三月十五日,一个显得很喜庆的日子。
  
  西苑,门前广场,破晓时分。
  
  宫门前站着诸多官员,尽眼望去,都是红袍加身的高官。而后面的空地中,却是精神抖擞的三百名考生,在礼官的安排下,规规矩矩地站列队在那里。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锺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男儿若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
  
  这诗的名字叫劝学,但却很“安利”,事因写这诗的人是宋钦宗赵桓,他要网罗天下最出色的人才。
  
  其通过渲染读书之目的不是当下的快乐,而是未来的生活富足、社会地位,为寒苦的读书人勾勒出美好的未来,鼓励读书人刻苦读书以搏取功名。
  
  虽然宋钦宗赵桓的诗不单纯,但无疑是极为成功的,致使各朝各代的读书人都勤学苦读,对功名历来都是趋之若鹜。
  
  而如今,三百名新科贡士经过了寒窗十载,经过了科举的惨烈厮杀,终于站到了西苑的宫门前,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即将获得黄金屋和颜如玉。
  
  殿试不会淘汰考生,只要规规矩矩地参加完这次殿试,至少有三甲同进士的功名,将会以进士官的身份进入官场。
  
  年仅二十八岁的会元王锡爵显得意气风发地站在最前头,眼睛深处蕴含着一丝强烈的渴望,虽然不可能复制林文魁的伟绩,但很希望指染到那状元之位。
  
  年仅二十岁的王弘海心里既是紧张又为忐忑,眼睛还有一丝迷茫。不过想到这一条是老师曾经走过的路,而他的老师更是通过殿试题目成为开海派的急先锋,心里又多了几分期待。
  
  在参加这个殿试前,他的老师亦是抽出时间,为他们几个高中的门生讲了许多的朝政的事情以及答题的技巧,甚至还帮他们猜了三道题目。
  
  殿试跟以往的考试完全不同,在这里将会首重策论。而他们虽然算是学富五车,但装的都是四书五经,或者是前人的论调。
  
  经过老师的提点,王弘海有感觉自己策论水平的提高,亦知道当下朝政的情况,如何写一篇更符合朝廷口味的文章。
  
  “宣壬戌科贡生进!”
  
  侍到前面的官员进入宫门后,一个太监的声音传来,旁边的礼官当即督促他们走进里面。
  
  随着入场指令传达,三百名新科贡士走入了西苑,却不知道迎接他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谁将会是新科状元?王弘海的成绩如何?他能否顺利挤入翰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