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故地重游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都市激情> 第六百二十二章 故地重游

第六百二十二章 故地重游 -


  李沐在水里呆了很久,等到身上的伤好得七七八八,他开始考虑出路的问题。
  
  现在直接浮上去是不用想了,指不定雷行云就在洞口守株待兔。自己一露头,就是一招雷迎,顺道再加一句“热烈欢迎”。
  
  “看样子还是泥鳅适合我啊。”李沐摇了摇头,拿起了响雷剑,开始挖掘起来。在响雷剑的锋利之前,土层和岩石,大概也就和豆腐差不多。
  
  李沐在坑里做泥鳅,用响雷剑钻洞,一路钻洞。等到自觉钻出了足够距离之后,才开始向上钻。没想到越钻水越多,上层的泥土满是泥泞,感觉并不像是街道或者是哪里,而是自己钻入了某个水池底下。
  
  这倒是意外之喜,不说别的,就说李沐现在全身上下身无寸缕,赤条条的模样,出现在水池里,总比出现在大街上好一些吧?
  
  李沐从泥里钻了出来,在池底四下游动看了看,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然后,他才浮到了水面之上。天色昏暗,似乎并没有太多灯光,隐约之间,李沐只能看到湖心有一个小岛。
  
  “这地方,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啊。”李沐摸着下巴,回忆了起来。“枫池?武学院?”李沐认出了湖心小岛上的榕树,毕竟种榕树的湖心岛,涯城除了武学院,就没有其他地方了。
  
  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之后,李沐愣住了。自己刚才在出神境界之下,只求远离雷行云,并没有在意自己奔逃的方向。被雷行云打入地底,也是凭直觉找了一个方向打洞。没想到竟然还是到了武学院。
  
  这让他不得不想起卜言君的锦囊。“救太子”,“武学院”。李沐终究还是来到了武学院。
  
  “只可惜,第三个锦囊没了啊。”李沐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把锦囊带在身上,自然也是随着雷行云的雷法,与李沐身上的衣物一样变成了灰。他现在又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打开看看了,之前他可是有充足的时间去拆解的。
  
  卜言君的那三个锦囊,像是一条水缸里的鱼,李沐就是缸外的猫。李沐看得到内容,但是弄不清楚意思。想不去理会,又偏偏被它吊着胃口。
  
  当然,现在连看的机会都没有了。
  
  李沐又在水里泡了一会,然后开始向岸边靠。武学院的地形,李沐还是有点熟悉的。枫池岸边过去就是武学院学生们的住所,趁现在天色未明,李沐寻思着先去摸几件衣服遮体,然后再伺机而动。
  
  回想上次李沐绞尽脑汁,用尽手段才逃离武学院的经历,当时李沐也是藏身枫池,然后摸上岸。结果他摸错了房间,潜入了晁汐的房间。最后抢了她的剑,还割了晁汐的头发,让自己成功潜逃。
  
  在这之后,江城雪带人追来,李沐也看到了晁汐,老实说,被自己割过的发型确实是惨不忍睹,李沐也深感歉意。
  
  这次可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李沐压低了自己的气息,接近了一个房间。
  
  没有月也没有风的黑漆漆的夜晚,一个全身赤条条的男人摸进了学院的宿舍,其中还有女生住着。这情形,怎么看都是充满猥琐气息。
  
  然而李沐最害怕的,被人撞见,特别是被女人撞见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因为一旦发生这章就很有可能被屏蔽了。
  
  所以李沐很幸运地在房屋外的晾衣杆上找了几件没有干的衣服,也不管合不合身,直接套在了身上。
  
  李沐刚穿完衣服,就撞见了一双眼睛。
  
  四目相对,饶是李沐脸皮够厚,也是僵了一僵。
  
  晁汐原本今天睡得好好的,但是到了半夜,就被一阵接着一阵的电闪雷鸣吵醒。
  
  特别是那雷声,轰隆轰隆,仿佛就在耳边炸响。直接把人都给震醒了。
  
  醒来之后,晁汐在窗外看到了一些异象,比如,那一个仙气十足的神仙,以及横亘涯城半空的水龙。
  
  涯城也有不少人从睡梦中惊醒,得见此象。
  
  结合已经流传开来的二龙夺嫡,以及正东震坊的战事。不免要将此事与命数联系在一起。
  
  事实上,事后不久,就有轶事怪谈出现。称此事乃是天家气运有变,孽龙现世为祸人间,幸得雷神降世神通,以天地正雷诛杀孽龙,镇压于涯城地底。
  
  被镇压之处,留下了一口深不可测的水井,被人称作锁龙井!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对于晁汐来说,她还不至于觉得是神是仙,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有出神境界的高手出手了!
  
  结合先前十三魁首聚涯城闹得沸沸扬扬,晁汐并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只是祈祷不要有无辜之人受伤就好。
  
  重新回到床上,晁汐想要继续睡觉,结果睡意迟迟不来。说起来,当初晁汐在睡梦中被男人进了房间,还被割了头发,实在是给她留下了太深的阴影。之后好几天,晁汐都是连连噩梦,哪怕到现在,她睡眠也极浅。
  
  然后,睡不着的晁汐透过窗户,看到了一个黑影靠近了对面的屋子。
  
  那黑影不像是学院中人。走起路来更是鬼鬼祟祟的。等到他靠得近了,才依稀发现黑影身上并没有穿衣服。
  
  “何方鼠辈?报上名来!”晁汐从窗户一跃而出,手中短剑出鞘,直袭李沐。
  
  李沐没想到她会动手得如此干脆,急忙以响雷剑抵挡。
  
  “当啷”一声,李沐纹丝不动,晁汐反倒是后退了一步。
  
  “是你???”这个距离,晁汐一下子认出了眼前这个人。他正是割了自己头发,抢走自己佩剑的罪魁祸首!
  
  李沐倒是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看到眼前女子的发式,他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女子,似乎并不是陌生人。
  
  上次的事件,被晁汐视为奇耻大辱。她一直都保持着当时李沐祸害完她之后留下的奇怪发型,为的就是警醒自己,勉励自己。所以李沐一眼就认出来了。
  
  “原来是你?”李沐归剑入鞘,“还真是缘分啊。”
  
  晁汐脸色肃穆,大声质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还偷穿别人的衣服?”
  
  “不是偷,是借!我总不能赤身**吧?”李沐说得大义凛然。
  
  “呸。”晁汐啐了一口,“赤身**潜进武学院?你竟然是成了淫贼了吗?”
  
  “这哪跟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