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周山学宫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都市激情> 第二百八十九章 周山学宫

第二百八十九章 周山学宫 -


  盘坐在火殿之内的青弘上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已经完成了在正气长河中同颜介老先生的约见。睁开眼睛的青弘上人,沉吟良久,才缓缓开口对青虚道人说道:“颜老倌真的要死了,昌黎继承了石鼓为碑林之主,横渠也做好了准备即将接掌桃林!周山学宫即将一分为二了!”
  青弘上人的话让青虚道人和陆羽都非常吃惊,仔细消化了一下这其中的信息,青虚道人一脸凝重的说道:“看样子,事态比我们想象到的要遭!”
  “没错!天策府代表唐庭插手云间府和魔门之争的举动,引起了颜老倌的警觉!颜介的经历你是知道的,他太敏感了!!为了避免重蹈覆辙,他强行突破至了灵寂期,燃烧仅剩的寿命血祭了记录文道史脉的石鼓,进入了史道长河!所以这一次,他一定比咱们看的远,而且看得准!”青弘上人郑重的回答道。
  “这件事必须要让大哥知道,云间书院有我,你须得即刻通过正气长河回闲云洞一趟!”
  陆羽站在一旁,一脸懵的看着面前的青虚道人和青弘上人,他从没有见到二位师祖脸上如此的凝重过!这也是他第一次遇到连青虚道人和青弘上人都第一时间要去惊动青莲剑仙的事情。
  青弘上人走后,心中仍旧震动的青虚道人也没有了继续炼器的心思,索性将武火转为文火,转身看着还没有离开的陆羽慨叹了一声道:“若是没有你来报信,若是没有颜介老夫子亲口说明,我们啊就都被他给骗了!没想到啊,谁能想到这老倌诚诚恳恳了一辈子,临到了竟然能布下这样的阴阳棋局,果然老实人谋算起来,才最可怕啊!”
  察觉到陆羽一脸的迷惑,青虚道人便放下手中的扇子,对陆羽道:“怎么着,听不懂了吧!这九州之内,你们这些小辈们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不知道好好修炼,天天瞎琢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现在遇到天大的事了,一点头绪都没有,啧啧啧,还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听到青虚老头臭屁的话语,陆羽心里也是腻味的厉害:“左右不过是信息不对称而已,有本事你把话说全呀!”
  “怎么?不服气?也罢,左右今日也没心情炼器了,做师祖的就给你说道说道这九州的秘辛,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青虚道人斜眼看了一眼陆羽,自顾自的说道。
  “好!第一个问题,我要知道周山学宫内部的架构,早前听闻周山学宫内参照君子刘一分设礼、乐、射、御、书、数六殿,可是刚刚听到的碑林、梅林、桃林是什么?”
  “这个问题倒也不算什么大秘密!外人终其一生确实可能只知道周山学宫内部分设六殿,每殿都有当值大学士,而且这些大学士也各个都是名满天下的主!比如扬州州牧黄宗泽曾经就是御殿大学士!可是这六殿其实是对学子门生而言的,周山学宫号称有儒生三千,这三千门生依照各自所长分别在六殿听学,就如同咱们天机山通天峰传功长老处教授各类道法一般!”
  “所以啊,这六殿只能算是传功殿,并不像咱们天机山七峰首座一般可以一起管理整个宗门!事实上,周山学宫有一坛三林四阁的说法!这里面的人物才是周山学宫真正的核心!”
  “所谓一坛名曰杏坛,乃是中土九州文道的发源地,相传当年夫子便是在此讲述文道,教化儒生的!杏坛在周山学宫的地位大抵和玉虚殿在咱们天机山的地位一样,由当代文宗亲掌!”
  “与一坛齐名的,其实还有三林!这三林虽然在一坛之后,但是论及地位丝毫不差,甚至犹有过之!尤其是碑林!碑林乃是文道历代先贤留笔之处,凡是传天下的经义文章诗词歌赋均会在此处留下文碑,碑林之内最重要的文道神器便是十面石鼓,这十面石鼓对于周山学宫来说地位和《春秋史册》原本一般重要,因为这十面石鼓之上记录着中土九州自远古时期开始最早的文字!”
  “因此,这十面石鼓象征着中土九州文道的根源,记载着中土九州的史道长河!据说想要开启这史道长河,必须得是主修文道的灵寂期大神通者,只是主要文道的炼气化神修士精神是异常强大的,但是他们的身体不足以支撑漫长岁月的侵蚀,等到他们真的能接触到灵寂期的边缘,一般都已经寿终正寝了!一如颜介老倌,也是燃烧最后的寿命,才得以进入!但是进入史道长河,便能真真切切见证中土九州所有过去发生的事以及未来的走向!”
  “十面石鼓太过重要,因此周山学宫内部其实流传着一个传统!那便是当代文宗掌《春秋史册》、掌杏坛!前代文宗掌十面石鼓、掌碑林!如果细算下来,碑林之主的地位其实还在当代文宗之上,此番颜老夫子让昌黎接掌石鼓和碑林,恐怕是早有打算!也亏得是昌黎啊,否则颜老夫子不在,除了他谁还能镇得住九州文道!”
  “至于梅林和桃林,相传夫子居于梅林、儒祖居于桃林,这是两尊圣人的旧居啊!至于这两位到底谁才是周山学宫的创派祖师,恐怕只有历代文宗才知道,你要是有兴趣可以自己去探寻!至于字后的四阁,就相当于周山学宫的四脉,其中棂星阁首座你见过,就是那酒祝!”青虚道人对周山学宫的体系脉络如数家珍的对陆羽说了一遍,也亏得当年青弘上人算是和颜介同辈的半席座师,否则外人恐怕还真不可能知道这么多隐秘。
  “既然石鼓和碑林如此重要,昌黎先生此番前来云间书院.......”陆羽听到此处,也是神色非常凝重了!
  这一次没等陆羽问完,青虚道人便直接开口打断道:“昌黎接掌石鼓和碑林的事只有咱们知晓,外人若是无心推算,是无法知道的,所以你小子可要嘴严一点!另外啊,昌黎即便是不掌石鼓和碑林,光是他自己来云间书院,都足以让很多人夜不能眠了!早先我和青弘二人就是中了颜老倌这一记迷魂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