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小心打草惊蛇 - 天天爽 天天射天天曰 啪啪网青青草 日日夜夜艹 天天射天天舔 
您的位置:

首页>人妻女友>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小心打草惊蛇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小心打草惊蛇 -


  
      
  
      徐帆离开这家饭店之后并没有走远,而是在远处观察着这家饭店,徐帆也明显的发现了这家饭店于周围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似乎这家饭店就不应该存在这里。
  
      观察良久之后,徐帆发现了从这家饭店走出来的客人,表情会木讷良久,徐帆觉得无论如何要探查个仔细,徐帆回到警局和青龙说了一下这边的不正常的地方,随后二人部署了一番,今夜徐帆便会去调查这家店,若是有什么万一,青龙部队的人随时接应。
  
      徐帆在警局吃完东西,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后徐帆准备出门了,走了门口想了一下身后就这么背着长剑视乎太引人注意了,回去又背了一个旅行包,里面随意放了些东西,到时候解释起来也方便,经过这么多的事情,身不带着纯阳剑和青釭剑的话,徐帆始终觉得心里空空的没有底。
  
      做完这些后徐帆才出门朝着那间饭店走去,徐帆还是选择打车,虽然现在还是晚高峰的时候,地铁会更快,但是徐帆并不赶时间,也不想和别人挤在一起,而且那家饭店的路段已经被封了,路上来来去去的车辆都是青龙部队的人在开,目的就是迷惑那家饭店背后的人。
  
      直到快八点的时候,徐帆才来到了饭店,在饭店门口徐帆仔细看了一下店外的格局,由于之前徐帆的要求,这些绿化,由阴五行变成了阳五行,徐帆满意的点点,青龙那小子这方面还真是靠谱,做的和自己交代的没有毫厘之差。
  
      在饭店院外的大门,徐帆推门而入,一进门,还是那名青衫服务员,看了一眼徐帆后说道:“走吧。”语气极为不客气,好像徐帆抢了他什么一样。
  
      徐帆观察了一下这个青衫服务员的面相,顿时也是吓了一跳,这面相已然是将死之人了,不过看他无病无灾的,形成这种面相最后可能的就是被卷入了这件事,导致了面相的改变。
  
      人的面相会改变,气运也会改变,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这气运的改变肯定这饭店有关系。
  
      不等徐帆再多想,徐帆已经跟着这青衫服务员来到了二楼拐角处的一个房间,看样子不是包厢。
  
      走进房间果然如此,原来是唐装老者的房间,徐帆还未开口,那唐装老者变说道:“我姓白,你可以叫我白老板。”说着又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一件青衫对着徐帆说道:“这是你的工作服,没客人的招呼的时候,想干嘛干嘛,但是院子左边那口井别去,掉下去会摔死的。”
  
      “好,白老板!”徐帆虽然此刻心中已经惊涛骇浪了,但是依旧面不改色的说道。
  
      身着唐装的白老板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这是我儿子,不用再介绍了吧。”随后唐装老者转身对青衫服务员说道:“小明等一下他教你怎么做,事情都很简单,认真学,好好做,少问多做,少不了你的好处。”
  
      白老板说着摆摆手,示意青衫服务员和徐帆出去。
  
      青衫服务员和徐帆走出房门后便对着徐帆说道:“我叫吴文明,是白爷的义子,你呢。”
  
      徐帆一脸献媚的说道:“吴哥啊,你要不说我差点喊你白哥了,以后还多多照顾啊,小小意思。”说着徐帆摸出两包软中华递给了吴文明。
  
      吴文明看了一眼徐帆有些诧异,想不到这小子这么上道,原本还准备刁难一下他的,现在想想还是看着小子以后表现吧,看了一眼徐帆后不咸不淡的说道:“好说,好说。”
  
      领着徐帆来到二楼大厅,和徐帆说道:“厨房,千万别去,这是规矩,院子可以去,但是那口井也别靠近,这也是规矩,其他都么什么了,客人要什么,你就去一楼后堂拿什么,少了什么厨房会补上的,没有就不卖,明白了吗?”
  
      “明白!”徐帆一口答应。
  
      吴文明还准备徐帆发问,然后自己训斥他几句,现在看来好像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不过也好这样也省心了。
  
      青龙发来信息说,十点之后一直到凌晨都不会有其他车辆经过,徒步的行人他们也会在附近的几条街拦住,行人都是自家人假扮的,所以不太可能有人过去吃饭了。
  
      徐帆微微一笑,心里做好打算,今晚就将古井探个明白,到底藏着何妨神圣,徐帆不介意出手处理一下,虽然如此想着,可是现在还没有一个好的计划,不能太冲动,要从长计议。
  
      到了一个房间内换上衣服后,徐帆跟着吴文明后面,徐帆有样学样,半个钟头的样子徐帆就弄清楚自己工作的流程,徐帆招呼了几桌客人后就再也没有人了,吴文明坐在后堂抽着烟,眼睛透过玻璃死死的看着徐帆,徐帆给他的感觉不太一样,之前也有过人要来这里上班,可是好奇心太重,干了没几天就被义父赶走了,当然都是听义父说道,此刻看义父的样子,这个徐帆还是很对他的胃口,不过往往越是这样人,身上的疑点就越多。
  
      抽完一根烟后,吴文明走到了徐帆身前说道:“义父本来是交代我今天晚上和你一起上夜班,可是我明天白天还得上班,我就在这里休息一会,有事情你自己处理一下,处理不来的你就叫一下我,千万别自作主张。”
  
      “好的,吴哥您休息,有事情的话我叫您。”徐帆此刻语气极为恭敬,徐帆都快被自己的这种语气恶心到了,不过没有办法还是语气恭敬的说完,表情也还配合这句话表现得献媚些。
  
      “出去吧。”吴文明挥挥手说道,语气颇为不耐烦。
  
      徐帆出去招呼来的肯人,这些客人坐上做吃起东西都之后,都极为安静,不再有其他要求,再又招呼了几桌客人之后,过来许久再也没有人来了,徐帆走到院子中转了转,他看见二楼拐角的那个房间依旧亮着灯,似乎还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院子,徐帆没有出院子。
  
      只是坐在过道上抽起了香烟,这些表现都很正常,在金老板看来这些都很正常,徐帆是一个听话的人,他再开心不过了,这些秘密断然不能让他人窥视。
  
      徐帆回到店内,他可不愿意自己的一举一动乃至包括每一个身情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起码在店内感觉要好一些,徐帆回到了之前换一衣服的那个房间,坐了一会,大半夜了困意有些上来了,徐帆灵气运转了一周后,整个人的精神好了很多,这才重新走出了房间。
  
      徐帆又上二楼看了一眼,这些食客吃完又就这么安静的坐着,徐帆估算了一会,一桌食客吃完东西后大概要坐上个两个小时才走,走的时候个个都神采奕奕的,显得极为精神。
  
      身上的怨气和晦气都被困在了店内,能不精神吗?徐帆暗暗想道,此法确实不错,如果这些被囚禁的阴气可以得到很好的处理,这间店还真的不错,只是幕后之人不知道要利用这些晦气和怨气做什么,徐帆想到这里就有些脑袋疼了,难不成又和魔修有关?想到这里徐帆也有些许担心。
  
      凌晨三点多了,店内的客人都走完了,徐帆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了青龙问道:“怎么样,还有人往这边来吗?”
  
      青龙很快就回复了徐帆,显然也没有回去休息一直在路口拦截车辆或者行人,青龙信息中说道:“已经没多少,但还是有些,我真闹不懂了,怎么这么多人去那家店吃饭,不过都拦了下来,吵得很凶。”
  
      “回头会告诉你的,今晚一点不能放人来这边。”徐帆回了信息后就将手机收了起来。
  
      徐帆拿着纯阳剑有意无意的朝着院子走去,在门口的时候,徐帆眼睛朝着上面瞟了一眼,发现二楼拐角的那个房间灯依旧是开着的,这让徐帆有些恼火了,这老头这么晚了还不睡觉,难道不怕猝死吗?
  
      徐帆正在烦的时候,二楼灯熄了,难道这老头听见自己想的那些话了?要不要这么巧,当真猝死了?
  
      随后徐帆也不想这些,神识一扫确认了没有人在附近后,便朝着古井便走了过去,这井确实有些年头了井内青砖上浮着一层淡淡的青苔,徐帆探这身子朝着井下看去,已经枯竭了,这古井没有一滴水,然而,就在徐帆探这身子观察的时候,井下一阵阴气弥漫而来。
  
      随后徐帆眉毛一挑,也不多想朝着古井纵身一跃。
  
      “咚!”
  
      徐帆着陆后打量了一下周围这狭小的空间,和普通枯井并没有什么异样,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徐帆觉得这阴气更加浓郁了,手中纯阳剑似乎在颤抖,然后开始吸收周围的阴气。
  
      “停停停!”徐帆忍不住喊道,随后继续说道:“剑灵,你这样会打草惊蛇,先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