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今天陪你 - 天天爽 天天射天天曰 啪啪网青青草 日日夜夜艹 天天射天天舔 
您的位置:

首页>人妻女友> 第一百七十四章 今天陪你

第一百七十四章 今天陪你 -

耿秋还是莫名其妙,他刚刚不是说要一同去医院的吗?怎么此刻又变成自己傻了?
  
  “对了,你今天不是还有会议,怎么没去上班?”
  
  “想旷工。”
  
  耿秋不禁感慨,当老板真好,想旷工便旷工,多么随意,这万恶的资本家。
  
  耿秋默默的接过药箱给杜子修上完药,默默地将药箱送回储藏室,杜子修的电话又想起,他看了一下是莫思凡的来电,他按下了接听键,就听到莫思凡不客气的声音:“怎么回事?”
  
  “你都知道了?”杜子修的心又凉了一截,原本他还侥幸事情可能没有自己预料的那么糟糕,但是种种迹象告诉他,事情确实很糟糕。更可怕的是耿秋的病情没几个人知道,为了别人不在耿秋面前无意或有意的提及,甚至连徐琰和Kitty都不知道。
  
  “整个锦都还有几个人不知道的?耿秋怎么样了?”莫思凡嘴上是责备杜子修,实则却是对耿秋的关心。自苏莹玉走了这么久,莫思凡算是没有了爱情,对于耿秋的关心是出于娘家人的身份。
  
  杜子修压低了声音:“我屏蔽了一切外界的信息,但是不确定能隐瞒多久。”
  
  “真是糊涂。”莫思凡恼,有时候觉得杜子修做事全面、考虑周到,这回却又这么大意,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中途有电话插进来,杜子修便挂断了来自莫思凡的怒意,再怎么说也曾经是旧爱。电话来自于耿秋的老爸——季院长,原本季院长的电话是大给耿秋的,谁知耿秋关了机,这电话只能拨给女婿了。季院长也是在校园里到处转的时候,听到学生议论的。
  
  “晚秋她没事吧?她的手机为什么关机?”季建军见电话接通,迫不及待的发问,他也不知道女儿的病情,不知道他知道以后会有什么后果。为了避免季院长担心,隐瞒病情其实是耿秋自己的意思。
  
  可怜天下父母心,杜子修觉得不告诉季建军实情可能并不是一件很明智的事情,但是一定是耿秋想做的事情,“您放心,她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她人呢,让我跟她说两句话。”季建军催促道,此刻只有真正听到她的声音才能放心。
  
  杜子修故作轻松的说:“您老人家是不是忘了,晚晚现在是孕妇,贪睡,还没起床呢。这不,手机也还没开机。”
  
  “对对对,瞧我急的,真是老糊涂了。”季建军拍了拍脑袋,又不客气的警告她,”不过我女儿跟了你,也不能没有名分。”
  
  杜子修坦言承认季建军的批评:“这个是我的不对。”
  
  季建军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结婚证是他亲眼看到的,而且关系到现在没有公布也是自己的失职,如果自己多多叮嘱他们、唠叨两句,事情就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了。
  
  凡事都是先来的先有理。
  
  杜子修听到耿秋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找了个理由挂断电话。耿秋刚好听到他说:“先挂了。”
  
  “子修,你给谁打电话呢?”耿秋好奇的问。
  
  杜子修不认为自己应该跟她说是季建军的电话,以免让她心生疑虑:“徐琰,交代他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耿秋想了想:“你要是忙,就先去工作吧,我没关系。”她刚发泄过,现在已经平静的多,只是她还不知道网上是如何评价自己的,一旦她知道了,后果又将是什么样子的?
  
  “不要紧,今天陪你。”杜子修将手机装进口袋,做好一副不谈工作,只谈陪伴的样子。
  
  “手机给我用下。”
  
  “你要手机做什么?”
  
  “随便看看。”耿秋其实是想看看网友对此事的评价,但聪慧如她,自然不会老实的说出自己的目的,因为她知道,如果她说出内心的真实想法,杜子修一定不会把手机给她。这样诓骗一样,说不定还能侥幸的使他放松警惕,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
  
  果然杜子修将手机递给她,没有任何怀疑。
  
  耿秋抓起手机就跑,跑进最近的房间,将门反锁,生怕杜子修反悔拿走手机。杜子修看着她做贼的样子,忍不住说道,“你慢点跑,没人跟你抢。”抢手机他不屑,他什么想不到?在他打完最后一个电话后,就顺手屏蔽了信号,屏蔽了网络。她拿到的不过是一块板砖。
  
  果不其然,耿秋拨弄手机半天,灰溜溜的向杜子修求助,“子修,你这个手机怎么没有网?”
  
  “我刚刚还是可以正常接入网络的。”杜子修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好像是耿秋的原因导致他手机失常似的。
  
  “那现在怎么不行?”耿秋又使劲的按了按手机的各个键,仍无动于衷。
  
  “我看看。”说完,杜子修伸出手,等待耿秋自觉地把手机交上来。看吧,他不费吹灰之力,她还是得主动抱大腿。
  
  耿秋犹豫了,生怕杜子修耍诈,拿走手机就不给她了,“你要是不给我,我会生气的。”
  
  杜子修的手还是伸着,得意洋洋的看着耿秋,耿秋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对她来说这手机现在一点功能都没有,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主动上交手机。
  
  杜子修装模作样的看了看手机,试了好一会,才得出结论:“不好意思,耿秘书,我的手机好像坏了。”
  
  “你不会修?”耿秋反问他,好像杜子修不会修是很不正常的,毕竟,在她心目中,杜子修是万能的。
  
  杜子修想想好像说自己不会修太假了,于是,“也不是不能修,但是要点时间。”
  
  “真没劲,带我去买手机。”耿秋不高兴了,脸拉下来。
  
  杜子修将手机放进自己的口袋,空出的手拉过耿秋,带进怀里:“晚晚,今天我们就过一天原始的日子,没有网,没有电,与世隔绝,不好吗?”
  
  耿秋陷入沉默,脑补了一下他描述的世界,虽然没有电没有网的日子听上去就非常没有吸引力,但是好像有杜子修在身边,还有些期待呢,好像他在,不管多恶劣的环境都不是那么痛苦。如同她这身体,在他身边,发病的频率也远低于其他患者。
  
  “好。”耿秋羞涩的钻进他的怀里,有些娇嗔。
  
  与世隔绝并不可怕,一天也足够那些负面新闻被清理干净,杜子修已然决定撕破脸成为对立面。杨玲收到这样的消息来自于徐琰,徐琰责备她太过轻率。这是徐琰第一次用责备的语气同她说话,这也就意味着徐琰已经站到了她的对立面。徐琰自己也没有想到,原来站在她的对立面也不是个多难的选择题。
  
  杨玲没想到徐琰会这么轻易的做了决定:“琰,你当真要这么对我?”从前都是徐琰围着她转,想法设法的哄着她开心,如今,徐琰说转阵营,便转了阵营。杨玲心里不舒服,但生性倔强的她不会去承认,她只是硬着头皮恐吓他:“既然这样,你不要怪我无情。”
  
  徐琰的语气里透着淡淡的陌生,“好自为之。”徐琰对杨玲很了解,知道她骨子里倔,但是她和杜子修对着干是肯定没有什么好结果的。
  
  杨玲的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那是徐琰将他们之间最后一点感情扯断。她气得将手机摔在了墙壁上,但她深知,挽救整个杜家的正是这个不受她掌控的长子。既然他给了自己现有的权力和金钱,他也绝对有能力收回,她是不是该尝试去了解一下这个叫做耿秋的平凡女子,毕竟她能让Jaso
  
  不惜牺牲M国已有的身份地位,在锦都重新打拼,创造出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王国。
  
  杨玲想到这里,自嘲的笑了笑,到底是年纪大了,竟然有了妥协的打算。
  
  “咚咚咚”,YUE董事长办公室门被秘书轻叩,杨玲从思绪中缓过神来。
  
  她整理了衣着尤其是皱起的裙摆,喊了声:“进。”
  
  “杨总。”秘书习惯性的颔首,等待杨玲的发话,准许自己就某些事作出汇报。
  
  杨玲习惯性的问:“什么事?”
  
  “一位姓莫的华国留学生想见您。”秘书抬起头来,汇报到。
  
  “不见。”笑话,她这样身份的人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吗?她甚至怀疑秘书最近工作是不是懈怠了,竟然这种小事还要请示自己。
  
  秘书也是为难,这事她拿不好度啊,一开始她也打算回绝掉,可是女孩说了,可以解杨总困扰的事情,她这才咬了咬牙,冒着被辞退的风险前来汇报。生怕因为自己错误的决断,被杨总炒了鱿鱼。
  
  秘书感觉头皮发麻,暴风雨即将到来:“可是她说和杜总是朋友。”
  
  “哪个杜总?”杨林随口问,其实她也知道不是Jaso
  
  就是Ja
  
  e。
  
  秘书小心翼翼的说:“Jaso
  
  du。”并且随时观察着她的反应。
  
  “Jaso
  
  不在,让她走。”一听到是大儿子的朋友,杨玲更是一肚子火,她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名字就是Jaso
  
  ,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什么Jaso
  
  的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