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急中生智和画蛇添足 - 天天爽 天天射天天曰 啪啪网青青草 日日夜夜艹 天天射天天舔 
您的位置:

首页>人妻女友>150,急中生智和画蛇添足

150,急中生智和画蛇添足 -

    这天晚上,当王坚抱着曾静蓉进了对方的房间后,便再也没有出来过。
  
      曾静蓉打他,推他,让他出去。
  
      王坚倒是出去了,不过是出去反锁门。待把曾静蓉卧室的房门一反锁,他便“嘿嘿嘿”,一脸烂笑的朝曾静蓉的床边走,一边走,一边脱衣服:
  
      “静蓉姐,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这才刚有点好转,我可不敢大意。今天晚上,我要在你这里守夜,以防不测!”
  
      “你就是我最大的不测!你快出去啊——想让你妈砸我的门吗?”已经躺在床上的曾静蓉见王坚一脸*荡的样子,拿起枕在背后的枕头,便狠狠的朝他扔去。
  
      “我接!”王坚抄手接住飞来的枕头,用嘴叼住,三五两下,很快将自己身上的衣服退去,变得跟女人一样,只剩下秋衣秋裤后,这才夹着枕头跳上床。
  
      王坚一下子钻进女人温暖的,带着曾静蓉体香的被窝,一把抱着女人的柔软的腰肢,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才慢慢的道:
  
      “放心吧,姐。我妈眼不花,耳不聋,也没那么白痴,她肯定已经知道我俩的关系了。所以,咱两也不用脱了裤子放屁,装不认识了。今天晚上,我就在你这里睡得了。我是真的担心你半夜又发烧——洗温水澡不是万能,高烧很可能反复的。然后,我还想对你讲一些事,一些关于晓雅的事。”
  
      曾静蓉这两天对他态度的转变,如果说一开始王坚还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今天晚上,见识了女人对他“恶形恶状”的态度,以及生了病不去看医生,却自我折磨,自我糟蹋的可怜样后,慢慢的,王坚也琢磨出来了:
  
      他这位俏表姐,多半发现了他和林晓雅之间的猫腻而在生闷气,吃飞醋呢!
  
      曾静蓉一听王坚竟然要跟她说林晓雅的事,顿时愣住了,还以为对方终于要像她坦白两人之间的“奸0情”,从地下转到地上。
  
      “他终于要告诉我了么?他和林晓雅,终于……终于要大大方方的走到一起了么?”曾静蓉一呆,原本面色红润,甚至还带着些笑意的俏脸一下子变得煞白。
  
      ————————
  
      王坚闭着眼睛,只顾着吸女人身上好闻的香气,并没看到曾静蓉面色的异常,想了想,清理了下脑中的思路,便开口道:
  
      “我和晓雅关系的突破,是在四天前的那天晚上……”
  
      接下来的时间,王坚便慢慢的向曾静蓉讲述了林晓雅如何为了感谢他的关照请他吃饭,他又如何因为被叶绿的抛弃而借酒浇愁,最后喝得酩酊大醉,然后醉眼朦胧中,错把“晓雅”当“静蓉”,直接硬上了对方,然后第二天,醒过来之后,面对嘤嘤哭泣的女孩和床上那点点如红梅的血迹,这才知道自己闯成了大祸,竟然把一个无辜的,还是黄花大闺女的姑娘给祸害了。
  
      他吓坏了,当即向对方认错道歉,且悔不当初,跪地祈求对方的原谅。
  
      “……姐,这几天,我之所以天天朝晓雅那里跑,就是我了稳住她,并毁尸灭迹,消灭一切可能的证据。
  
      “最后,经过我一番诚恳的道歉和认错,并愿意负责,愿意让她当我的女朋友为条件,终于取得了她的原谅,不告我,也不起诉我,不对任何人说。”
  
      曾静蓉嘴巴大张,完全呆住了。
  
      她完全没想到,王坚这几天天天朝外头跑,夜不归屋,乐不思蜀,里面的原因,竟然会是这个。
  
      他,竟然把林晓雅给……给强*了?
  
      而且还是把对方当成了她给强*的?
  
      顿时,曾静蓉也懒得理自己心头的那点她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争风吃醋了,满头满脑,全副心思,都落在了王坚的安危上。
  
      曾静蓉转过身,抓着王坚的肩膀,一脸紧张的道:
  
      “林晓雅她……她真的愿意原谅你?莫不是……莫不是什么缓兵之计吧?”
  
      “缓兵之计”?噗——自己这表姐,怕不是宫斗剧看多了吧?
  
      曾静蓉的样子,让王坚当场便想笑。但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可不能笑,不然就笑穿帮了。
  
      王坚拉着曾静蓉有些凉的手拿到嘴边亲了一下,微微一笑的道:
  
      “不会,姐,你放心吧。晓雅她哪里懂什么缓兵之计?而且,即使懂,她也不会用在我身上。对了,你还不知道晓雅的身世吧?唉,晓雅真是一个可怜的姑娘!六年前,我老汉儿走的时候,我还以为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人,但是,跟晓雅一比,我那个哪叫什么不幸啊?晓雅才是真正的不幸……”
  
      接下来的时间,王坚便以一种同情和怜悯的表情,以一种低沉的,时不时叹气的语调向曾静蓉讲述了林晓雅三岁死爹,十八岁死娘的悲惨身世。
  
      曾静蓉再一次震惊了,震得浑身发抖,话都说不出来。
  
      她从没想到,平时那个文静羞涩,但看起来却是阳光开朗,对生活充满希望的漂亮女孩,竟然……竟然有着那么凄苦,那么可怜的身世?!
  
      她完全无法想象,林晓雅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是如何一个人来到江城这座大城市,又读书,又生活,还能一直保持乐观的精神,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
  
      顿时,一股同情和怜悯便控制不住的在曾静蓉的内心滋长并扩散开来。
  
      然后,便是一种自责和愧疚——为过去的这几天,她吃林晓雅的醋,甚至以各种不怀好意的念头去设想和评价对方感到深深的抱歉。
  
      “对不起,坚坚,我……我不知道晓雅她……她竟然是个孤女,而且是那么的可怜……”曾静蓉一脸自责的冲王坚道,眼睛都红了。
  
      王坚则抿嘴一笑,双手捧着曾静蓉的脸,轻轻的在女人两边白皙而又细腻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摇了摇头,道:
  
      “不用抱歉,姐。晓雅是个很知足,也很感恩的女孩,也没有任何的野心。她曾对我说过,她不会因为我对她犯下的错而记恨我,也并不会把我为了稳住她而对她说的那些口不对心的承诺当成是把柄,恃宠而骄,对我有任何的要求。她甚至说,哪怕我现在就去找其他的女人,她也不会怪我,只会怪自己的命不好,不配享有爱情的美好和甜蜜。
  
      “晓雅她真的是个很简单,很善良的女孩儿。”
  
      ————————
  
      王坚的一番连哄带骗,虚虚实实的说辞,终于消除了曾静蓉对他和对林晓雅所有的不快跟芥蒂,并且反过来让对方感觉自责,甚至“罪孽深重”。
  
      就这样,伴随在身边的这颗定时炸弹终于被他的“急中生智,现编故事”给完全的排除掉了。明天,他只需要找时间跟林晓雅对好口径,便可万无一失。
  
      对此,王坚也是感觉有点飘飘然,多少有些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
  
      因为,现在这社会,女多男少,女权高涨,女人都不好惹,漂亮的女人更不愁嫁!再帅,再有钱的男人,要想脚踏两船,后宫安靖,都得小心翼翼,挖空心思不可!
  
      不然,等待他的,很可能便是鸡飞蛋打,竹篮打水一场空!
  
      譬如,厉害如“国民老公”王撕葱,虽然身边美女如云,但同一时间,也只敢有一个女朋友——至少名义上只能有一个——不然,就要承受强大的舆论压力,被批“渣男”!
  
      为了进一步让俏表姐安心,高兴,同时增加对方内心的不安跟负担,王坚想了想,便又说:
  
      “姐,我告诉你个事,虽然我这几天很多时间都待在晓雅那里,但你可别误会,我可是君子动口不动手,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紧守古礼,除了醉酒那天晚上糊涂了一下,可没有做半点对不起你的事情哈?”
  
      “哼!先不说我,你觉得你这话,你自己信吗?”曾静蓉先是一愣,没想到王坚会跟她说这个,但随即便是一身冷哼,一脸讥诮的样子。
  
      “我……我真的是紧守古礼——”
  
      “你守个屁守!”他还没说完,便被曾静蓉一嘴打断,“真正守礼就不会对我动手动脚了!还有,这几天晓雅来上班,那面带桃花,一脸滋润的样子,你当我是瞎子,看不到吗?”
  
      王坚一呆,面色一赧,没想到被他滋润的林晓雅那里会露出马脚,顿时便感觉自己有些画蛇添足了。
  
      于是,王坚便只有低着头,支支吾吾的小声辩解:
  
      “呃,姐,那个,虽然也……不是完全的无动于衷,但是,天地良心,这么多天以来,我和晓雅,绝对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我……我们……就……就只做了两次——不信,你明天可以去问晓雅!晓雅的体质弱,长期营养不良,跟我之前,她跟你一样,也是……黄花大闺女,她有点怕做那种事,我也不好逼她。我和她大多数时间,基本上就只是聊聊天,摆摆谈,聊聊民生疾苦,关心下国家前途,绝不是你想象的,一天到晚都在做那种事啦!”
  
      “去你的!别对我说这种话!我才不管你们干啥事呢——我管不了,也不想管!”曾静蓉终于忍受不了王坚的风言风语,俏脸一红,翻了一下身,不看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