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5章:机会终于来了 - 天天爽 天天射天天曰 啪啪网青青草 日日夜夜艹 天天射天天舔 
您的位置:

首页>人妻女友>第1425章:机会终于来了

第1425章:机会终于来了 -

看书海,最快更新一号保镖最新章节!
  
  我打断石川芳子的话:就他?我告诉你石川芳子,山本信隆这种人,迟早会坏了你们的大事!我早已将他看的很透,他很自私,也很极端。他如果继续留在组织,将会为你们带来无穷的灾难。因为人一旦人品有问题的话,那只能是锅里的老鼠屎!又臭又恶心!
  
  “八嘎”
  
  山本信隆被彻底激怒,挥舞着手里的东洋刀,朝我砍了过来。
  
  这正是我所期待的!
  
  机会终于来了!
  
  山本信隆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雄狮,挥舞着那把明晃晃的东洋刀朝我砍了过来。
  
  我迅速地迎了上去,徒手与之交锋。山本信隆一阵猛砍,我灵活避闪,却突然间觉得,山本信隆的刀术绝非等闲,想要在短时间内取得主动权,谈何容易。
  
  东洋刀在面前呼呼生风,山本信隆的刀法更是出神入化,快的吓人。
  
  确切地说,我没想到,山本信隆的体力,竟然还能发挥的如此惊人。本以为在擂台上,经过我和李正对他的创伤,他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恢复体力。谁能料想,此时此刻,他的出手竟然如此干脆利落,根本不像是受过重伤的人。以至于,一刀挥来,我没能及时躲避,刀身擦着我的胳膊,划出阵阵风声。
  
  石川芳子在一旁看的着急,冲山本信隆喊道:山本君,冷静一点儿。他还有利用价值!
  
  山本信隆一边舞着东洋刀一边喊道:那我不管。今天我必须要亲手宰了他。我接到的命令是要了他的命,而不是跟他合作。
  
  说话间手上更是加了力度和速度。
  
  石川芳子见无法阻止山本信隆,不由得更是焦急,她接着喊:山本君,这是冈村先生的意思。难道你想违抗他的旨意吗?冈村先生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快给我住手!
  
  山本信隆果真放缓了进攻,以至于渐渐停了下来。他将东洋刀立于胸前,扭头望向石川芳子:芳子,其实你不应该奢望着他能跟我们合作。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对于这样一个凶险的人物,留着他无疑是最大的隐患。
  
  石川芳子道:也许你是对的。但是冈村先生交待过,我们要尽一切努力争取他。
  
  山本信隆反问:争取他真的有用吗?那无非等于作茧自缚。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或者说,根本就是埋下一颗定时炸弹。
  
  石川芳子像是不耐烦了:你的废话真多。现在我问你,你到底还想不想听从冈村先生的指示?难道说冈村先生的命令,对你来说可以不屑一顾了吗?
  
  山本信隆道:我没这样说。但重要的是,我想听听,如果我违反了冈村先生的命令,会怎样?
  
  石川芳子狠狠地道:我会将你论罪处置,直接杀掉你。
  
  山本信隆冷笑道:够狠。不愧是冈村处的王牌杀手。不过我想我们没有必要争执这些,因为我实在无法说服自己放弃这次报仇的机会。我是真的,真的想一刀宰了这个华夏人。
  
  石川芳子见山本信隆如此固执,刷地摸出了手枪对准山本信隆:山本君,你应该听从我的劝说。否则,相信我也帮不了你。
  
  山本信隆挥舞着东洋刀在空中狂砍了一下:如果是这样,我可以同意你的建议。但我必须告诉你芳子,我不是迫于你的淫威,而是给冈村先生面子。你是知道的,我很尊敬冈村先生。说句不中听的话,现在这里是我的地盘儿,没有人敢跟我讲条件。
  
  石川芳子道:我不想听你废话。
  
  山本信隆道:我想你可以听一下我的建议。我突然很想跟这个厉害的人拼两刀,你是否可以,可以允许我以比武的形式跟他战斗一次。你放心,我不会下死手,不会让这个对冈村先生有用的人就此结束性命。这只是满足一下我的虚荣心,我一直想战胜他。擂台上我没做到,但现在我一定要做对!
  
  石川芳子原地用手指戳着下巴思量了片刻,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但你必须答应我,点到为止。这不是生死搏杀。如果赵龙能归顺我们,你们也许还有机会合作。
  
  山本信隆道:我向天皇发誓,我说到做到。
  
  石川芳子道:好吧你可以找一把刀给他。我真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非要通过这样一种,满足自己
  
  山本信隆打断她的话:相信你会看到精彩的一刻。
  
  随后他果真派人又取了一把东洋刀过来,山本信隆打开新拿来的刀,仔细地看了看,说道:赵龙,华夏小子。我告诉你,这把刀和我手中的一样,都是特铸的精品东洋刀。他削铁如泥,威力无比。普通的子弹,根本无法把它射穿。今天我交给你一把,你可以用它来跟我分出胜负。你放心,作为东道主,我不会伤害到你。至少,暂时不会杀了你。
  
  我抱臂反问:你觉得杀掉我,很容易吗?
  
  山本信隆一声冷笑:难道你还抱有天真的希望吗?在这家武馆,没有奇迹发生。你的命运,已经在我们手中。
  
  我冷笑道:你才真够天真。我的命运,从来,一直都在自己手中。就凭你,还没有资格左右我的命运。不过你太高估自己了,对付你这样的人,我根本不需要使用武器。
  
  山本信隆顿时愣了一下:你的自信让我很佩服,也很惊讶。但是你会为你的大话付出代价。不过即使如此,我还是想把这把刀给你,这样一来显得很公平。至少,我拳脚不如你在擂台上输给了你,但在刀法上,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我道:你的盲目自信,让我觉得很愚蠢。
  
  山本信隆道:你还嘴硬。
  
  我催促道:挥起你的刀吧,今天我赵龙给你上一课,日本再好的刀客,也只不过是饭桶!在华夏人面前,你的命运只有一个字,输!
  
  山本信隆道:口气好大。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勉强。你有选择的权利。
  
  这时候石川芳子插了一句:赵龙,你为什么要放弃使用武器的权利?你难道不知道徒手对付一个日本一流刀客,是一种自不量力的行为吗?也许他一刀下去,你就会被砍成两截。我现在还不希望你死,因为冈村先生交待过,你的命,还值点儿钱。
  
  我立起一掌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痕迹:华夏功夫,手掌既是刀。
  
  石川芳子道:你真幽默。也许他会砍掉你的整只手!
  
  我反问:你就这么相信我面前的这个小日本儿,能战胜我?
  
  石川芳子若有所思地道:赵龙,你太自负了。是的我承认,在擂台上山本君的确输给了你,而且输的很惨。但是他的刀法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在日本没有遇到过敌手。可以给你举几个例子,山本君的这把东洋刀,每年都会饮血吸汗,无数刀客高手的鲜血,铸就了他的锋利和品质。你可以想象一下,这把刀砍断你脖子的场景。
  
  我道:砍断我的脖子?口气很大。不知有多少人曾经想要过我的命,但直到现在,我的脑袋还在脖子上老老实实地呆着。不是吗?
  
  山本信隆不耐烦地冲石川芳子道:芳子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是在帮外人说话?
  
  石川芳子道:你完全可以这样认为。我不是在帮外人,而是对你的做法很不满。也许我会将今天的情况,如实向冈村先生汇报。
  
  山本信隆皱紧了眉头:又要拿冈村先生压我。我很讨厌。
  
  石川芳子道: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吧!如果你伤了这个人,冈村先生肯定会很生气。后果,也会很严重。
  
  山本信隆道:我心里有数,不用你提醒。
  
  然后用一双凶狠的眼睛瞪着我:你确定自己一定要赤手空拳来挑战我的东洋刀?
  
  我双掌直立摆好了姿势:别废话了,你可以向我进攻了!
  
  我斜眼瞧了一眼李正,约摸地估算了一下,觉得这个险还是值得一冒的!毕竟我现在已经成了瓮中之鳖,与其我和李正都被小日本儿摧残,倒不如杀出一条血路,尽最大努力逃脱困境。
  
  山本信隆再次挥刀砍来。
  
  刀风亮影之下,我继续使用徒手与山本信隆周旋。
  
  仍然很吃力!他虽然无法迅速占到我的便宜,但我竟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准定位。
  
  刷刷刷
  
  击来的每一刀,都是那么迅速凶狠。
  
  没出二分钟,我脸上的冷汗已经被更新了好几遍。
  
  直到一个重要时机的到来。
  
  待山本信隆挥刀朝我胸口刺来之时,我的身体突然凌空一跃,径直飞出一脚击向他的手腕。
  
  山本信隆收刀侧身,正要刺出第二刀,我的左腿早已开始抢攻,一记侧旋踢,径直踢中了山本信隆的手腕。
  
  我本以为他手中的刀会遭受震动而控制不住飞出去,谁想这一脚竟然没能给山本信隆带来多少创伤,反而让他加了几分力度,开始挥刀对我进行大规模扫荡。
  
  丧失了一次机会,我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
  
  山本信隆像是疯了一样,挥舞着东洋刀一阵猛砍。
  
  看样子,他仿佛是想置我于死地。
  
  我聚精会神地躲闪着,虽然他暂时无法伤及到我,但是我却觉得越来越吃力。我迂回到一张桌子旁边,山本信隆跳跃起来,腾空砍击,我往旁边一闪,桌子啪地变成两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