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肯定宴无好宴啊! - 天天爽 天天射天天曰 啪啪网青青草 日日夜夜艹 天天射天天舔 
您的位置:

首页>人妻女友> 第970章 肯定宴无好宴啊!

第970章 肯定宴无好宴啊! -

    所谓简单粗暴,就是那些下三烂的方式了。
  
      比如下药。
  
      这个古代江湖惯犯用的法子,蒙汗药什么的。
  
      “老陈,有什么事情吗?”
  
      “手上有没有药晕倒人的?”
  
      “我这边还真有药,最新美国进口的,一头牛都能药晕,让它睡个一天一夜都没有问题。”
  
      “好。”
  
      赵老六的药陈大老板还是很信任得过的。
  
      “哥们正在忙,先不和你说了。”
  
      赵老六跟随一个女人出去。
  
      先前那个女人已经跑出包厢了。
  
      她现在跌跌撞撞的,大理石地板虽然依旧光可鉴人,倒映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光,像是洒落一地的钻石,但此时她没有心情欣赏这些奢华的装饰,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晃动。
  
      她感觉很不对劲所以走出了包厢,也不知道是那个男人给他的酒还是烟的问题,她感觉浑身不对劲。
  
      所以,她从包厢离开,她只有一个想法,要尽快离开,不然……她的眼皮子此刻仿佛重若千钧。
  
      不该来这里喝酒的!
  
      心中一万个后悔的苦涩。
  
      她发誓以后不再来这种地方,可是现在她想怎么样,改变不了她即将昏倒在地这件事。
  
      轰。
  
      她一头栽在了地上。
  
      ……
  
      燕京戏剧学院。
  
      何琢言又来找陶艺然和王家小姨了。
  
      居然还有脸找过来,因为一般人会很自觉的从此不再见啊!
  
      “何琢言,我们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我们以后不再是朋友。”
  
      陶艺然显然对前天的事情生气不已。
  
      那已经触犯了她的底线了。
  
      这何琢言居然还来找她。
  
      没开口说什么,她直接拒绝她的开口。
  
      何琢言被堵得低下了头。
  
      “其实艺然,我是来道歉的,那天,我也不知道那个陈老板发什么疯,对,他喝酒了,说了很多胡话,我也没想到他是那样的人,所以,我来给你道歉,我不祈求以后还能和你成为朋友,但是,我想真诚地表达一下我的歉意,我想请你和王宝宝吃顿饭。”
  
      何琢言一副很真诚道歉的样子和真诚邀请道。
  
      吃饭,陶艺然有点短路了,这又是道歉,又是吃饭的,她刚才是不是不该那么决绝。
  
      此时一道声音响起。
  
      “吃饭我看根本没必要,看着菜都恶心。”
  
      这时候王小姨不知道从那里出现在陶艺然的身后,然后走过来和何琢言说道。
  
      被王宝宝那么一说。
  
      何琢言一下子红了眼睛。
  
      “我知道你们恶心我,但是我,我是山沟里出来的大学生,我爸妈都是农民,一辈子背朝黄土面朝天,他们使劲浑身解数才能凑齐我的学费,平日苦作才能给我一些生活费,但是,我爸爸去年摔断了腿,家里没钱治,他因此残废了,见我爸残废了,我家也从外面再也借不到钱供我上学,我没办法,我才……”
  
      何琢言塑造了一个凄惨的故事,边说边哭泣出了声音来。
  
      说她从出生开始,就从来没有享受什么好生活。
  
      小时候经常挨饿,那时候写的作业本是铅笔写了又擦,擦了又写。
  
      “我真的没有办法,我要学费,我要生活费,我爸爸治疗也需要一大笔费用。”
  
      “我就跟了那个陈老板,他给了我钱,让我爸治疗腿,给我交学费……所以……”
  
      “那不是你堕落的借口!”
  
      李均的小姨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一世最反感就是这种动不动借口的人,而且还是骗闺蜜的人。
  
      她觉得遇到那种闺蜜非常气愤,每次看到电视里那种闺蜜背叛,她都是特别的愤慨。
  
      “你可以跟老师同学们说你家的情况,大家也会帮助你的。”
  
      此时一旁的陶艺然心软地说道。
  
      “我怕同学们老师们看不起我,所以我没敢说。”
  
      何琢言继续可怜巴巴地说道。
  
      “你以为你在外面那样,同学们就能看得起你吗?”
  
      “我知道我错了,所以,我跟那个陈老板一刀两断了,我已经改了,我不祈求你们原谅,但是希望你们能跟我最后一顿饭……”
  
      王宝宝态度有些硬。
  
      此时。
  
      陶依然被何琢言说得眼泪巴巴的,原来何琢言一直那么苦,不得已才……
  
      “琢言,我原谅你了,我作为你的朋友不知道你心里的事情,我没能帮助到你,我很抱歉。”
  
      王小姨现在不知道还责怪不责怪何琢言,就因为那样,也不应该成为堕落的理由,穷人的孩子更要自尊。
  
      不过,现在陶艺然倒戈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虽然她还很是不忿。
  
      “谢谢你艺然,谢谢你能原谅我,我知道我再做什么都无法让你们原谅我,我们作为姐妹一场,我们一起去吃顿饭。”
  
      陶艺然答应了。
  
      央求王宝宝陪同她一块去,本来王宝宝不去,但是因为她不放心陶艺然一个人去。
  
      不过一向没心没肺的小姨王宝宝此时因为李均的提醒,长了一个心眼。
  
      她们都是戏剧学院的,个个都是戏精。
  
      说一套故事的能力还是有的,特别是一些心机婊。
  
      显然,王宝宝成长了,她已经不再是单纯地看一个人了。
  
      成功邀约之后,何琢言眯眯着眼睛拨打了一个电话。
  
      “陈老板,我已经约到了她们了。”
  
      “嗯,小言,你做得十分不错。”
  
      “没有我陈某人得不到的女人!”
  
      燕京外国语学校一个饭店里。
  
      单纯的陶艺然没有丝毫察觉,但是王宝宝感觉不对劲了。
  
      何琢言不是说家里很穷吗,现在怎么一个道歉赔罪来这么好的饭店,而且还是包厢,校园餐厅里那里不能吃饭,而且还打车这么远。
  
      她进入饭店后借口洗手,然后在卫生间,将电话拔给李均,她越发的感觉猫腻。
  
      对于小姨的电话,李均感觉小姨变了不少,心思更细腻了,不过就是小姨不电话,她那边的情况,李均也是知道了。
  
      因为李均已经暗中安排人去保护自己的小姨。
  
      现在看来,他要亲自去一趟了。
  
      按照小姨的说法,那场宴,是宴无好宴啊!
  
      饭店里,另一个包厢,陈大老板正跟他那些三六九流朋友在推牌。
  
      “老陈,她们来了。”
  
      “呵呵,来了啊,让她们先吃好喝好。”
  
      他旁边一个大金牙看着老陈坏笑的样子,也是露出几粒金牙咧嘴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