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意外的商机 - 天天爽 天天射天天曰 啪啪网青青草 日日夜夜艹 天天射天天舔 
您的位置:

首页>人妻女友> 第一百零四章 意外的商机

第一百零四章 意外的商机 -

    许振鸣把这几位客人请到折叠小方桌的旁边坐下,双方交换名片,坐下来寒暄起来。
  
      “许总!我看你很年轻,难道是华夏科技少年班毕业的大学生?”
  
      《流行服饰》的美女编辑看了看许振鸣的名片,又仔细打量了一番许振鸣,微笑的问着话。
  
      她名叫方颖,一口的京片子,说话慢慢腾腾的,亲和力还不错,是个搞销售的老手。销售高手一般喜欢玩套路,跟客户绕圈子谈话。不知不觉间进入主题,让人不会感到反感。
  
      不过,她这种营销策略用在许振鸣的身上却有些错误了。
  
      许振鸣喜欢单刀直入的谈判,没时间跟别人绕圈子。他看着对面的美女方颖,微笑着摇了摇头:“我不是大学生,没上过大学。我是产业工人,在单位是一名钳工!”
  
      “哦?许总年轻有为啊!许总的公司一定和服装协会的关系不错,这些桌椅应该是展会组织单位特意赠送的吧!”
  
      被许振鸣呛了一下,知性美女方颖尴尬的一笑,又岔开了话题。
  
      她又猜错了,这些折叠式的桌椅,都是一鸣公司为了展会特意准备的。
  
      许振鸣上辈子跑过多年的专业展会,经验很丰富。他知道展会组织单位提供的桌椅比较少,特意准备了一些便携式的折叠桌椅打包在设备的木箱中,随着设备一起发货到会场里。像这种细节问题,也只有像他这样的老展会人士才能考虑到。
  
      关于这个问题,许振鸣实在不想回答了。他于是开门见山的问:“方编辑,请问你来我们公司的展位有什么事情?有事你请直说就行了,我还要接待一下林教授!”
  
      说话间,他微笑着指了指坐在一旁的京师服装学院的老师们。
  
      “不着急!你们先谈,我们可以等一下!”
  
      五十多的女教授林老师,扶了一下黑色的眼镜框,微笑着喝着茶水。
  
      又被许振鸣呛一下,方颖不禁有些脸红了。她看了看许振鸣的脸色,微笑着自我解嘲:“呵呵…不好意思!我没想到许总还是个直性子!是这样的,我们《流行服装》杂志可以为贵公司提供展示产品的机会。我们的读者有百万……”
  
      方雅滔滔不绝的说着,把自己的杂志夸上了天。
  
      “我们的产品是用于服装企业,不是家庭用的日用品。在你们杂志做广告有用么?”
  
      “肯定有用!服装企业都会订阅我们的杂志,寻找服装新款式的灵感!”见许振鸣怀疑自己杂志的受众面,方颖总算说到了重点。
  
      她非常郁闷:自己在服装企业老总那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套路,怎么就在许振鸣的面前不奏效了呢?
  
      “这个小许总肯能太年轻了,棱角还没有磨平!但愿这笔订单能拿下!”
  
      方颖有些担心,暗暗祈祷着。
  
      “行,我知道你们杂志的情况了!方编辑,你的名片我将会转给我们公司的销售部。他们会派人和你联系刊登广告的事情!”
  
      许振鸣搞清楚《流行服饰》的情况后,微笑着站起身来准备跟方颖握手。
  
      一般情况下,他这种动作在商场上是送客的意思。现在不是旧社会,用端茶送客礼仪告诉客人你该离开了。
  
      “许总!你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在我们杂志上刊登广告?能给个准信么?”
  
      方颖有些着急,脸颊微红的问着话。
  
      她握着许振鸣的手不放,一定要得到准信才离开。
  
      碰到这种人,许振鸣也没办法。按照他的判断:一鸣公司在《流行服饰》上刊登电脑绣花机的广告效果不明显。刚才这番话,他是在婉言拒绝眼前的这位知性美女方颖。
  
      眼下,这位大美女方颖硬要许振鸣掀开底牌,让许振鸣感到有些无奈。他摇了摇手说:“方编辑!你回去之后认真准备一下,拿出具体能打动我们公司的宣传方案出来!我们才会和贵杂志社合作的!”
  
      “好的许总!谢谢你给我一次努力的机会!”
  
      方颖见许振鸣没有彻底堵死那扇门,虽然有些遗憾,却也抱着一线希望离开了。
  
      送走了方颖,许振鸣才坐下正式接待林教授等人。陪同林教授一起而来的一共有两位老师。一位女老师是负责做销售的;另外一位姓袁的男老师,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是位软件工程师。
  
      她们三人来一鸣公司的展位,是想测试一下他们学院开发的服装CAD软件能否和一鸣公司的电脑绣花机兼容。
  
      听完他们的解释,许振鸣微笑着摇了摇头:“林教授!我们的电脑绣花机不接收其他格式的指令。除非要把文件转成矢量文件格式,再用我们专用的CAM软件打开编辑,然后才能发送到电脑绣花机的电脑板里。”
  
      这种方式很繁琐,基本上杜绝了和其他软件之间的数据交换。许振鸣设计软件的时候,其实已经考虑到这一点。他根本就不想和别的软件系统兼容!
  
      “林教授,看来有些困难了!我们的服装CAD软件要和他们的设备交换数据,肯定要重新编写代码,这个工作量比较大!”
  
      听完许振鸣的介绍,袁老师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是搞软件设计的,知道两种软件之间交换数据的难度。再说了,他也不愿意为兼容一鸣公司的CAM软件重新编写代码。
  
      林教授个子不高,矮矮胖胖的,一口京腔话很好听。她还是没有放弃,微笑着说:“许总!我们服装学院准备开发大型丝绸刺绣CAD软件,想要购买贵司的一台电脑绣花机做试验机。这个课题一旦成功以后,市场的潜力很不小!”
  
      这句话许振鸣爱听!
  
      只要商机,他还是愿意拓展电脑绣花机的应用行业范围。想到这里,他有些好奇的问:“林教授,我们设备的工作台面比较小,恐怕不适合丝绸纺织行业的应用。你需要的电脑绣花机工作台面有多大?”
  
      “两米二的宽度,可以连续刺绣!”林教授说出自己的技术要求。
  
      这样一来,电脑绣花机的运动结构需要改变了。机头必须改成在Y轴方向能随意移动,X轴方向要带动丝绸连续运动。这种方式改变以后,电脑绣花机的运动结构和绘图仪没有什么区别。
  
      考虑到这些,许振鸣苦笑说:“林教授!按照你的技术要求,我们公司的电脑绣花机要改变许多,和绘图仪的工作方式一样了!”
  
      “对对对!就是像绘图仪那样!”这时,袁老师激动的扶了扶眼镜框,笑容满面的告诉许振鸣。
  
      这虽然是一笔订单,许振鸣真心不想去做。技术上没难度,经济效益上就没什么意思了。投入产出比不合算,他是不会轻易研发新装备的。
  
      想到这里,他苦笑说:“林教授、袁老师!要开发你们所说的这种设备,我们公司没难度。但是,没有一定的需求量,我们公司的核心管理层是不会愿意投入人力和物力的!”
  
      不远处的胖子张贵听到许振鸣的推辞之言,忍不住撇了撇嘴,心中暗笑:“小师弟说胡话张口就来!我们一鸣公司的核心管理层什么时候能阻止你的决策了?”
  
      他虽然这么想,却不敢发出声音,生怕影响到许振鸣的商务谈判。这家伙强忍住笑意,竖起耳朵听着许振鸣这边的谈话。
  
      看到胖子抖动着肩膀的模样,许振鸣就知道他在偷听这边的谈话。于是,许振鸣特意侧过脸来,没再看胖子一惊一乍没见过世面的模样。
  
      林教授听完许振鸣的解释,感到很失望。她离退休的时间已经不远了,用了好几年时间才研发出国人自己的服装CAD软件。因为这个课题的成功,她被有关领导提拔为京师服装学院的副院长。
  
      退休之前,林教授还有两个心愿要完成。一个心愿就是把国产服装CAD软件推广开,打破国外品牌CAD软件对国内服装企业的垄断地位;另外一个心愿,就是搞出丝绸纺织行业的电脑绣花CAD/CAM系统。
  
      现如今,电脑绣花机已经有了,只要改进一下和自己研发的CAD软件配套起来,国产丝绸纺织行业的CAD/CAM系统就已经成功了。
  
      想到这里,林教授把国产服装CAD软件发展的历程和艰辛都告诉了许振鸣。特别是说到国外名牌服装CAM系统供应商的傲慢时,她忍不住唉声叹气起来。
  
      国外知名的服装CAD/CAM系统供应商,有法国的密码克,日本的罗兰,意大利的两家公司等等。这些企业都有自己CAD软件,不愿兼容国产CAD软件。这让林教授主导开发的国产CAD软件没有用武之地。
  
      听完这番介绍,许振鸣被这为五十多岁的林教授感动了。国人的各行各业都需要有这种开拓精神才能进步。否则,国人的钱给外商赚走了,还要忍受外商的傲慢!
  
      想到这里,许振鸣微笑的安慰林教授:“林老!听您一番话我受益良多。这样吧,我们一鸣负责研发纺织CAD系统中的电脑样板切割机、滚筒式电脑绣花机和电脑裁床等CAM系统装备!以上各种装备,都为你们的CAD软件开放接口!”
  
      “哦?太好了!”
  
      听到许振鸣的这番话,林教授非常激动。
  
      她摘下黑色镜框的眼镜,擦了擦湿润的眼角。今天来一鸣公司的摊位,她纯粹是来碰运气的。
  
      听说国人开发出15针的电脑绣花机,林教授非常激动,一定要来看一看。作为业内专业人士,她深深知道研发15针电脑绣花机的难度,没有相当的技术储备是搞不出这种专业设备的!
  
      许振鸣既然敢拍胸脯说要研发服装行业的电脑样板切割机、滚筒式电脑绣花机和电脑裁床,林教授还是比较相信一鸣公司有这种实力。
  
      林教授不知道,即便到了二十多年以后,国人的电脑裁床还是以进口货占据主导地位。这种专业生产设备因为她的一番话,被许振鸣安排到一鸣公司研发议程上来。
  
      “袁老师!你们的CAD服装软件是用什么格式输出数据的?我们现在可以试验一下么?”
  
      这时候,被林老师激起自强之心的许振鸣,笑容满面的问着话。
  
      他一边说话,一边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和一个自制的综合性单片机仿真器。
  
      袁老师看到这一幕,有些惊讶的回话:“我们的服装CAD软件是通过LPT口输出HPGL格式指令,COM口也可以!”
  
      旋即,他好奇的问:“许总!你现在就要做试验,能行么?这是个专业技术,需要搞硬件的电气工程师才能完成的!”
  
      “我们许总就是我们公司的电气工程师!”这时,胖子终于忍不住了,在一旁大笑着说道。
  
      “啊?你是电气工程师?”
  
      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林教授、袁老师和另外那位女老师都非常惊讶。
  
      他们这些人都没想到,看上才十八九岁的许振鸣,居然是一鸣公司的电气工程师。十八九岁的总经理已经不多见,十八九岁的总经理兼电气工程师,全国恐怕仅有许振鸣一人了。
  
      “张经理,你不说话别人不会拿你当哑巴,把这根数据线插入单头电脑绣花机的电脑板上!”
  
      许振鸣嫌胖子多嘴,皱着眉头吩咐着。
  
      一直以来,他都是个低调的人,不喜欢在别人面前装牛。
  
      胖子没心没肺的笑着,把加长的数据线插入那台单头电脑绣花机的电控柜上。
  
      许振鸣打开自己特制的单片机仿真软件,从电脑的文档中调出一个早就编写好的库函数和代码文档。
  
      这段程序主要是为了支持HPGL指令编写的,只要加入到电脑绣花机的芯片里,电脑绣花机就可以支持林教授的服装CAD软件了。
  
      袁老师是内行人,看到许振鸣在调出代码、重新编译程序、烧录芯片……等等,不由得很吃惊!
  
      他能看懂一部分的电路设计,却搞不清许振鸣为啥用多颗单片机芯片来控制电脑绣花机。到了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好奇的问:“许总!你这个单片机的电脑板为啥和别人的不一样?”
  
      许振鸣设计的单片机综合仿真器、单片机电脑板和单片机仿真综合软件,和所有人的都不一样,全球都仅有一家。他这么做,只是为了防止一件事。
  
      见袁老师很好奇,他微笑着说:“我这么做是为了灭火!”
  
      “灭火?”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向许振鸣。
  
      “芯片的厂商在机器语言代码中留下后门!我们只要使用他们的芯片,某些人将来能通过特殊手段入侵我们的智能装备,从而损害我们国家的利益。”
  
      许振鸣面带微笑的告诉大家。
  
      “怎么可能?”
  
      众人都很吃惊,像是听到神话故事一般。他们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许振鸣,觉得这种论断不可思议。
  
      然而,这就是事实。
  
      许振鸣没有说废话,而是从装综合仿真器的小盒子里拿出一颗崭新的芯片。然后,他把芯片插入仿真器的插座里,打开电源,从自己编写的软件里调出了这颗芯片的机器语言指令集。片刻之后,一段特殊指令被锁定在屏幕上。
  
      “袁老师!你觉得这三个指令有什么用?”
  
      许振鸣指着被锁定三个指令问袁老师。
  
      袁老师是软件工程师,大学老师,属于专业人士,当然能看懂被锁定后翻译过来三条指令。他沉思了片刻,眉头微皱的说:“这三条指令没有任何含义,即使不用,也不会影响芯片的性能!”
  
      “是啊!既然是多余的指令,我就要把它消灭掉!这就叫作灭火!呵呵……”
  
      许振鸣微笑着按下回车键,删除了这三条多余的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