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算平手 - 激情六月 六月丁香网,婷婷开心激情网 啪啪视频 大香蕉
您的位置:

首页>人妻女友> 第326章 算平手

第326章 算平手 -

会场上所有人都呆住了,场面上一时鸦雀无声。
  
  沐风一屁股坐倒在地,靠在护栏上,大口大口喘气,仰头骂道:“你赢了就赢了,还装什么孙子,我早晚也会突破武者,到时候我们再打一场,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强!”
  
  金麟嘿嘿一笑道:“这不是沾了你的光吗?我大刀金麟这辈子没服过几个人,今天算服了老弟你了。”
  
  这会儿众人终于听明白什么意思,金麟虽然突破到武者,实力上超过了沐风,但却是因为沐风的剑意才突破的,所以金麟自认是输给了沐风。而沐风同样光明磊落,输了就是输了,不赖账,坦然承认自己输掉。
  
  有人再也按捺不住,大声喊道:“两人打的都好,老子是第一次见过人和人之间能打的这么精彩,请薛军师判为平手!”
  
  许多人应道:“算平手!算平手!”
  
  “不算平手下次我就不下注了!”
  
  “就是,这绝对的平局,要是瞎判我可不乐意!”
  
  这一战实在是太精彩了,观众们看到最后结局都激动了。别说是第一次来的,就是来了好几次的观众都没见过这样震撼的打斗。
  
  见识过秦牧一手真火燃,一拳杀张虎的吕志兴都心潮澎湃,恨不得年轻个二十岁,自己也提一把剑上去打一场。
  
  高翔心里又是惭愧又是高兴,惭愧自己曾经看不起沐风,高兴在自己虽给江州市抹了黑,却有人扛起了江州市的大旗。
  
  叶定远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不知道是该震怒还是该大笑。
  
  白须老者长叹道:“白活了七十多年,今日真是长了见识,先见剑意,后见武者,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
  
  铜手男子紧握双拳,心中暗道:“不就是剑意武者吗?我从明日开始,训练时间加一倍,等着吧,我一定要超过你们。”
  
  其他武者对自己雇主都不约而同说,这金麟突破到武者,眼下应当无人能和他一战了,就是沐风也应该列为这届第一,武者之下第一人当之无愧,劝自己雇主不要打江州市的主意。
  
  这些原本视江州市为肥肉的各势力头头,都对江州市有了新的估计。心想即便这次能打赢重伤无力的沐风,等明年沐风必定加倍报复回来,实在划不来。绝了咬下江州市一口肉的心思。
  
  更有许多观众都想去江州市旅游一下了,看看是什么样的水土养出这样的汉子。
  
  擂台护栏的铁门被打开,江州市的十几名老板差点把沐风扔到天上庆祝,要不是这些老板力气小,又怕伤到沐风,真就扔了。
  
  王总轻轻锤了沐风一下:“真给咱江州市长脸!痛快!”
  
  雷雄兴高采烈,自己家乡人这么出色,他与有荣焉,哈哈笑道:“这么多天了,没像今天这么畅快过,沐剑客,你是好样的!”
  
  一身青衣的叶媚也步下看台,对沐风深深一鞠躬,神色庄重:“谢沐剑客!”
  
  沐风靠在护栏上,见数百名浩浩荡荡的观众都为自己喝彩,想起在不久前自己还被众人唾弃,不觉恍若隔世。这下虽没能打遍擂台无敌手,却比打赢了更扬眉吐气。欣慰之余,想起秦牧,不知道秦兄弟他老人家有没有看到自己的这一战。
  
  沐风越是对剑意领悟的深,越是感受到秦牧的强大。此时此刻,沐风的敬仰之情如黄河之水奔腾而来难以抑制。秦兄弟是真正的神仙人物,自己日后一定要更加恭敬,不敢说拜他老人家为师,能为一奴仆也是好的。
  
  “嗯。”
  
  看台**台上,薛东岳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话筒前,嗯了一声,提醒众人他的存在。
  
  众人立刻看向薛东岳,这是擂台战的主办人,汉南省地下最具权势的大佬。
  
  薛东岳道:“这一战随大家意思,算作平手,各位所下赌注都已返还各位账户。”
  
  “太好了!”
  
  众人大喜。
  
  这一战从实际上讲是金麟获胜,但从感情上说又倾向于沐风。所以众人才喊出平手,这时候薛东岳同意平手的要求,把钱打回账户那是再好没有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
  
  众人停下欢呼,凝神听薛东岳的话。
  
  只听薛东岳说道:“我汉南薛东岳,邀战江州叶媚。沐风沐剑客,请与我门下武者一战吧!”
  
  此言一出,群情哗然。
  
  这谁都看得出来,沐风已在和金麟的一战中彻底竭力,别说和人打斗,就是站起来走路都困难。擂台战有擂台战的潜规则,一般一名武者倘若战绩极好,即便一时丧失战斗力,众人也会不约而同的放弃挑战。
  
  这时候挑沐风约战,那不是趁人家暂时不能再战要欺压人家吗?
  
  这薛东岳一省大佬的身份,怎么干出这种卑鄙事。
  
  当即就有人低声骂道:“真不要脸,薛东岳的这些地盘不会都是他用这种不要脸的方法要来的吧?”
  
  许多人因为沐风拼死一战,对江州市极有好感,见薛东岳这时候出来捡漏,都觉得薛东岳行事太不光彩,只是摄于薛东岳的势力,敢怒不敢言,心里早把薛东岳鄙视无数遍了。
  
  叶媚站在护栏旁边和薛东岳对视,不亢不卑道:“如薛军师所见,我江州市沐剑客已经力竭,难以再战,这擂台战的本意是以单挑决胜负,不必双方各派上百人死伤无数,薛军师这么相逼,恐怕将是一阵腥风血雨,这不是违背本意吗?”
  
  叶媚这番话有礼有节,既隐晦的表明薛东岳趁人病要人命并不光彩,而且刚刚已经向众人表明,江州市绝非懦弱无能之辈,结此恩怨,明年势必报仇。
  
  薛东岳却一点都没理会,只盯着叶媚说道:“不能战,就交出地盘,要么战,要么降,二者你选其一。”
  
  薛东岳如此霸道,叶媚一时回不出话,紧抓着衣角,她已看出来薛东岳是铁了心要攻占江州市。高翔和沐风重伤,秦牧不知所踪,霎时之间,她竟无人可靠,无枝可依。一个人孤零零的面对权势滔天的薛东岳,浑身一阵无力。